香港專權社會的現況(之三):見識第三世界國家的司法制度

四名香港人兩年前接到工作,飛到菲律賓,準備駕駛漁船去中國。到蘇碧灣登上漁船後,便被當地執法人員拘捕。當地法院上星期五(12月14日)裁定四人藏毒罪名成立,判處終身監禁兼罰款 70 多萬港元。四人堅稱無辜,物證有影片、人證有當地電視台記者,家屬希望特首林鄭月娥上京述職,和習近平主席見面時可以「取回公道」。

全球去年最受香港人歡迎的熱門旅遊城市,旅遊網站把菲律賓首都馬尼拉位列第十二位。馬尼拉人質事件,發生在 2010 年 8 月,香港人 8 死 3 重傷。八年過去,8 個香港人的生命,並沒有令香港人對世界其他國家的認知有任何幫助。菲律賓是怎麼樣的一個國家,對出外旅遊的香港人毫無關係。住宿是不是五星酒店、會否品嚐當地美食等等,才是香港人參加旅行團關心的重點。旅行遇難只能說是運氣極差,意外的事要避都避不了,坐飛機也有可能空難,對不?菲律賓物價便宜,香港基層市民花一萬幾千元,便有機會一家扶老攜幼出國旅行享受一下。同胞曾經在當地綁架遇害?當地的警方打擊毒販有殺錯無放過?外出遠遊,這些不吉利的事情想都不應該想,馬尼拉四天旅行團團費不用 3000 港元,才是最吸引的賣點。

「咁多人死,唔見我死」是真﹒香港精神。三年前泰國曼谷旅遊勝地四面佛神廟附近發生炸彈襲擊,22 名死者中有 2 名香港遊客,事發後香港人如常在當地吃喝玩樂,是「真﹒香港精神」的一個好例子。香港新聞多年來都有報導,香港人北上珠江三角州,或投資或置業,最後血本無歸。苦主回港開記者會哭訴受騙,香港人看來眼裡,卻繼續響應港共政權呼籲,不減到大灣區發展的熱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用來形容藝高人膽大的勇者;香港人卻十分怕死,絕對不是有備而戰而信心十足。相反,只因貪小便宜和心存僥倖,丁點眼前利益便可以令香港人「狗衝」。前天一大堆百元鈔票在深水埗從天而降,香港人不是喜上眉梢、人人蜂涌搶錢?

好景不常,到大禍臨頭,香港人沒什麼能耐,只能病急亂投醫。菲律賓藏毒案,法官受到死亡威嚇而中途換人,香港家屬還不知凶險,宣判前仍然很有信心四人可以無罪獲釋。到罪成判囚終身,香港家屬見識了第三世界國家的司法制度,大呼荒謬,哭着說希望習近平主席能為四人取回公道。在中國,一心習主席能為自己取回公道,都是全國各地長途跋涉上訪北京的蟻民。香港前高官何志平在紐約身陷囹圄,中國外交部一早就劃清界線。區區幾個香港漁民,又不是華為公主孟晚舟,林鄭月娥又豈敢面聖時不識趣地提起,勞煩習聖上他老人家一丁點時間?

香港人,請緊記:中國人人命十分賤,香港人自願選擇融入中國,不能輸打贏要,賺人民幣時就心繫祖國,到有難時就自命比中國人更矜貴。二十一年了,香港不再是英治時期的香港。香港人在菲律賓蒙難,不會再有港督彭定康寫信給菲律賓最高當局營救。中國有十多億蟻民,再加香港的七百多萬,每隻蟻民有麻煩都上訪求援,黨中央哪來那麼多時間一一招呼?

菲律賓的司法水平,讓香港人見識見識,好像熱身運動一樣,準備將來全面投入。中國發展「一帶一路」,積極招攬一大堆東南亞、中亞和非洲的第三世界國家,菲律賓是其中一個。香港人聽到這些國家的名字都會嘲笑的問:「呢啲國家喺咩山旮旯地方嚟?」請回答:中港融合,香港被踢出西方世界陣型後,這些國家就是香港人的「命運共同體」、祖國一帶一路大家庭的一份子。

司法黑暗,本來是世界上二百多個國家中的常態。香港人在港英治下的清廉制度成長,有英國宗主國保護,丁點兒的國際政治和國際關係的常識都沒有。地球上八成以上的人口,對公義的追求其實是遙不可及。在第三世界國家中的法庭希望取回公道?失敗後再向極權主義宇宙最強的宗主國首領喊冤?香港人,請接受自己已經淪為第三世界一份子的現實。公平、公正、公義,是奢侈品,是有錢人的專利,不再是想當然的人人擁有。

上星期高等法院對一地兩檢覆核案的判詞、律政司草率解釋不起訴前特首梁振英的理由,又一次證明香港的司法制度,向第三世界國家的水平極速融合。香港的藍血律師,公民黨的楊岳橋、民主黨的吳思諾,仍然自欺欺人,宣傳香港「有險可守」,叫香港人對香港的司法制度要有信心。那幾位香港家屬,在宣判前,不是仍然對菲律賓的司法制度很有信心嗎?結果如何,香港人有目共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