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岳山門小葉劉─重讀杜工部《望嶽》(上)

香港商業電台《光明頂》節目啲聽眾,大概記得「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呢句氣勢磅礴嘅開場白。話說此言出自杜工部五古〈望嶽〉,全詩如下:

「岱宗夫如何,齊魯靑未了。

造化鍾神秀,隂陽割昏曉。

盪胸生曾雲,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絶頂,一覽衆山小。」

上引《杜工部集》。詩成開元二十四(西元七三六),詩人時年虛歲廿五,首度應進士試不第,乃壯游齊、趙兩地,風流似非今人所謂空檔年( gap year )、背包客( backpacker )可比。詩題個「嶽」字指東嶽,又作「東岳」;名「泰山」,一名「太山」;古稱「岱山」,又稱「岱宗」。語譯如下:「又名『岱宗』嘅泰山何以名狀呢?其蒼翠一直延伸到齊、魯兩國。大自然啲壯觀同秀氣於斯匯合,南坡北坡隨日出日落忽明忽暗,氣象萬千。全神貫注雲層形成並堆疊,心事暫時拋到九霄雲外;又忙於睜開雙目,將百鳥歸巢之景盡收眼底。人,更應踏上至高境界,睇吓腳下構成全局每一座山頭,渺小一面。」

是詩與前文所論王摩詰〈終南別業〉,同為八句五古,而蘅塘退士《唐詩三百首》未歸為五律,蓋〈望嶽〉一詩押「上聲十七篠」韻、律詩押平聲韻。按「了」、「曉」、「鳥」、「小」四韻腳粵拼分別為 liu5 、 hiu2 、 niu5 、 siu2 ,四字皆押韻。又詩中平聲字(宗、夫、如、何、齊、靑、鍾、神、隂、陽、昏、胸、生、曾、雲、歸、當、凌、山),粵音均為陰平或陽平聲;入聲字(割、決、入、絕、一)仍為入聲,其餘仄聲字(岱、魯、未、了、造、化、秀、曉、盪、眥、鳥、會、頂、覽、衆、小)分布陰上、陰去、陽上、陽去四聲。是詩不失為粵語存古一處也,謹附平仄譜如下,以資讀者參考:

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仄。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

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

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

然而古詩最堪玩味之處,在詩意不在詩律;愚以為〈望嶽〉之妙,貴乎一、二、七、八句,不可移詠他山、不落陳腔濫調。序文提及月性〈將東游題壁〉「人間到處有青山」句,其中攬兩國曰齊魯兮,樂春秋之與共者,捨岱宗其誰?

「一覽衆山小」語,只適用於泰山,蓋孟子嘗言「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太山而小天下」──「小」字本為形容詞,此處作動詞,全句意即「孔聖人登上東山,方知魯國萬事冇原先睇得咁大;登上泰山,方知天下萬物亦冇原先睇得咁大」。只此一句,可見杜工部希賢希聖、志於儒學,宜乎後人冠以「詩聖」尊號。

按儒者念茲在茲,在《大學》所謂「治國平天下」,在范文正所謂「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在蘇東坡所謂「道濟天下之溺」,在顧東林所謂「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是以亞聖斯言,「小魯」注曰「覺得魯國微不足道」、「小天下」注曰「天下顯得渺小」,絕非正解。然則「小」字作動詞,另有一種用法,及物及人,君子不為;欲知「非君子」如何「小」人,且聽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