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本土思潮之初,「本土」的思想單位

『本土思潮就是一派。就像民主思潮一樣。』

有一個朋友睇完《本土前,本土後都無用,泛民只係緣木求魚》(或聚言時版:《本土並無派可言,只有一股思潮》下文簡稱《本土無派》)就留下這句,我相信佢係反對,我講本土已死不成派,但如果同一思潮就是一派咁理所當然,點解我哋嘅期望同現實相差咁遠?

唔好再呃自己。所謂嘅「派」,講到尾只係方便我哋識别第三路線,就算叫做本土派,其實大家嘅「本土主體意識」都會有所相差,其實好多人嘅想法都有分歧,依啲事實係存在,而只不過大家嘅意識或認知比較相近,容易溝通同理解,所以當日本土思潮興起,所以大家先咁易夾埋做「本土派」。

而確實因此而出現過青年新政、本土民主前線、香港民族黨,甚至當初熱普城,亦代表過大多數擁有「本土主體意識」嘅民眾,依段時間「本土派」就好似「民主派」咁,有代表「本土主體意識」嘅組織,行動有組織策劃,有同樣意識嘅支持者,「本土派」係當時係真正一個派咁運作,但係依家呢?

隨住本民前,青政遭受打擊,民族黨俾政府打壓,熱城嘅城邦到最終只係「中國香港」另一版本,多數嘅本土政黨都已經失去號召力,或認受性下,就好似我係《本土無派》所講:

「依家講本土派,唔係指組織或領袖,唔係講有意見領袖,而係講「一班共同擁有本土主體意識嘅民眾」老實講,乜嘢叫「本土主體意識」,每個人都有一個睇法,一套原則,一條底線,記住係「以個人計」,唔係以「組織為單位」。」

所以我哋必先理解乜嘢係「本土主體意識」—

我認為基礎係以:「以香港作為個體考量,而不是某國下香港。」泛左支黃,甚至熱城嘅傾向,就係香港和中國係命運共同體,其實本質上同董建華講:「中國好,香港好」無分別,主體意識就係,唔會將自身同另一個個體掛勾,或視為「必然共同體」,而係將香港以一個個體去思考,追求對等地位,權利文化唔會俾侵害。

所以點解自決派難俾人視為「本土」,雖然佢哋係提出民主自決,但因為佢哋仲係用「中國香港」為單位去作為考量依件事,加上曾經承認自己係中國人,雖然佢哋都俾政權都視為「唔可以容忍」,但以「香港」或「中國香港」作為思考單位,已經係本質不一。

同樣地,曾經俾視為本土嘅熱城,佢哋最終目標係透過永續基本法,確保香港特殊地位永存,但現實上,一來中共不會放權(永續基本法重點在修法權力),二來正如民主回歸落空,永續基本法嘅願景落空,依然堅持其可行性,將問題誘過於人,由論述到行為,都難以再視為本土。

所以以香港為思考單位,依個係「本土主體意識」起點,但當以香港為個體考量,就會帶出點解掛「本土派」做牌頭,無論係內外都越難越生存—

對外其實唔洗多講,就係令一系列「香港有二次前途問途」、「否定中華民族主張」、「強調香港主體」依啲非傳統民主派主張,無法透過「選舉」得到認受性,再杜絕佢哋生存空間。

當你以「香港」為思考單位,有啲「原則」你就無辦法迴避:「香港獨立」、「身份認同」、「文化認同」,依啲問題係今日,好難有一個「彈性」俾到人,因為當政權以「唔反對就等同隱晦地支持」,根本上你好難得到一個平衡到兩邊嘅主張。

因為對內的問題,主要係「點樣先令本土民眾信任」,關於依點其實我有一個睇法,我說過本土派已死,除左係本土派係失去組織活動之外,如在《本土無派》所講:

「依家掛本土派上身,唔會有著數,反而係負累,因為大家會將把尺度得更緊,更仔細,亦唔會因應你講自己係本土派,就會覺得你本土,而係根據你嘅言論,行為,同其他政治勢力互動,背景歴史,甚至親身接觸,去評估「你」係咪本土,「你」係咪可信。」

你一定會講,咁係咪代表放棄本土思潮?或係咪唔應該再講本土?不,而係要做到一點:「你無需要自命本土去作為號召。」就算真係好想以「本土派」做基本盤,都無需要自命本土,而係確切去表達同實踐「自己嘅本土主體意識」,對自己嘅政治定位,大方向、目的、政策藍圖,甚至坦誠地交代自己嘅極限,只要清晰而明確咁交代,然後根據你所講去做,認為你係本土嘅人,就自然會支持你,就算真係搵到梁天琦支持,但嗰個人唔可信,或言論無說服力都係無用。

講到尾,本土思潮要再演化返實體派别,依然要不斷提出想法同概念,甚至有人以行動落實—

正如我所講,點先為本土,或本土點做,到今日都有多重分歧:「仲要行議會或選舉路線嗎?」、「強硬主張還是彈性處理」、「入屋爭取定關鍵少數」甚至涉及更大層面如:「對華係漸進處理還是一下到底」、「全盤西化定取長補短」等等,而依啲分歧就會造就彼此嘅矛盾,而當大家唔面對就會等矛盾爆發。

但上面嘅分歧,我要強調所有問題並非二元,有啲要並施,有啲要拆衷,有啲要因時制宜,有啲要企硬,最大問題係「我哋有無能力去處理分歧」,畢竟並唔係所有人願意,或有耐性去「傾」,有啲人更願意將所有分歧變成「底線」同「原則」問題。

其實從青政一役,到禁黨一役後,雖然檯面上再無組織(獨派暫且不計),但「本土主體意識」依然存在,只係點樣令依個意識,再次變成一個派別,一張可選主張,可以高舉嘅傾向,就成為要諗嘅嘢。

畢竟自決派可藏於泛左支黃下,但本土係無遮無掩面對一切,有俾一舖清袋嘅準備,亦要盡力避免一舖清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