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紹傑燒錯了啦

香港愛國保釣人士郭紹傑先生在「南京大屠殺」81周年,於日本靖國神社門外抗議,火燒東條英機靈位(的複製品),被日警拘捕。

日本的軍國主義雖然萬惡,但郭先生在羈留期間必得豬扒飯醫肚,溫飽權將得以保障。反是數以萬計手持特區護照,已訂好機票及溫泉旅館(會同時訂定多間以作保險),準備在日本歡度聖誕之港人們瑟縮發抖,萬一日本政府被激怒,取消免簽證待遇報復,則全城中伏,港客在日旅遊景點之喧嘩聲音不見了,那將是香港人最黑暗的一天,真是多得郭先生唔少。

當然,日本政府不是幼稚的極權政體,發生此事機會甚微,港人大可放心。

郭先生所為自然得不到港人支持,然而連「祖國」的憤青們也未如往日大聲叫好。筆者大膽猜疑,那是因為現在「祖國」的頭號大敵已非小日本,而是扣押了孟晚舟的臭加拿大,或背後的邪惡美帝。郭先生燒的如果是加拿大楓葉,那麼得到的歡呼聲相信會較多。

「保釣」對香港人而言就像「八佰伴」、「荔園」之類,是一個屬於九十年代的浪漫歷史名詞。這些東西若在回憶中出現,會披上一層朦朧的迷霧,神秘又美麗;今時今日還在說「保釣」,莫說是「抖音一代」的「零零後」,就算是八、九十後,也覺得十分老餅,只會記得「企開啲啦屌你老母」古思堯的醜陋,而不會想到烈士陳毓祥的悲壯。

若香港人來一次公投,可以集體決定燒毀一樣東西,則有排都不會輪到東條san的神主牌(複製品);若可以打倒一種東西,也絕不會是日本軍國主義;若必須要毋忘什麼的話,南京大屠殺亦非首選。所以郭生今次的行為像他四年前在「雨傘運動」時打邊爐一樣,多鳩餘。

孟晚舟在「祖國」的強力關懷下保釋了,郭先生沒這種待遇,但願早日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