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覺得台灣是一個國家嗎?

除了那些被灌了迷湯的政治宅,正常人都很難不認為臺灣是國家。

我留意到臺灣大概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那時候臺灣還在戒嚴,但對我來說重要的是我當年在百貨公司的玩具部裡,發覺了 ZOIDS 機械獸有兩個版本,就是日文包裝和英文包裝,英文包裝的寫著 Made in Taiwan,不是 ROC。 所以我意識到臺灣的存在。

那時候在電視看新聞,看到「臺灣」的新聞,然後再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正常人都會想到那就是臺灣的國旗。 對我來說,一開始認識的臺灣就是一個國家。

更有趣的是,同時我也知道「中華民國」,自少受的歷史教育就是中華民國打贏抗戰,而被教育我們是中國人就是中華民國人。 然後我們有個很可怕的敵國 ,叫作「大陸」,大陸是個很可怕很殘忍的國家,講和我們不同的語言 (普通話) ,用和我們不同的文字,那些文字比日文還要不像我們的,還在香港引發了暴動放炸彈,未來某天還會侵略吞拼香港(註: 即是現在),大家都想要逃離香港因為大陸早晚會攻擊過來。

我是完全不知道,中華民國跟臺灣有甚麼關係,我一直以為是兩個沒關係的東西,只覺臺灣就和泰國菲律賓一樣是東南亞國家。 後來九十年代,香港和臺灣的文化交流極多,比方說蔡志忠的大醉俠,小天才遊戲機,以及電腦書,我才曉得旁邊有個寫我看得懂的文字的國家,叫臺灣。 同樣地,我也不知道他是甚麼鬼中華民國,香港社會也沒有強調過。

雖然偶然會好奇,為何臺灣的出版東西常常寫著中華民國,但對於香港人而言 ,當年的報紙,不少都有些「198X 年,民國 XX 年」,民國比較像一個時代而不像一個國家,臺灣就是一個國家,比起其他國家(包括那個叫大陸的),不知為何跟香港文化較接近,至少能看懂吧?

後來改變了我認知的,是六四事件,因為六四事件使香港對大陸多了很多關心 ,然後我才赫然像孫悟空發現自己是外星人一樣,發現那個邪惡國家「大陸」 原來就是中國。 在此之前,我還以為所謂中國是我們,原來是他們呀?

但對於小學生的我來說,這個認知改變,使我以為,既然中國就是中華民國,而大陸就是中國,那麼大陸就是中華民國了吧? 六四之後我以為中華民國就是大陸,本來他很正義的,不知為何某天變邪惡了,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不是邪惡日本人攻擊了中華民國,甚麼時候中華民國自己變成了拿坦克車打小朋友的壞蛋?

為了找出這個謎題,我開始找歷史書看,可惜一開始找到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的,結果就更是被弄得一塌胡塗。 最後看了很多書之後,才發現中華民國跑了去臺灣,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另一種東西。 知道後好像有點釋懷,第一是好在中華民國沒變壞蛋,第二是這樣我們香港人所謂的中國人原來不是大陸人而是中華民國人,所以我們不是壞蛋的同類,第三是中華民國在民主自由了,看來香港也有救了。

所以我完全能理解大陸「國粉」以及臺灣泛藍的想法,因為在我十三歲時也有過同樣的想法,一個人自少被說是中國人去到某天,對中國這鬼東西有質疑,開始疑惑中國為何那麼一團糟,以及不認同那個拿坦克車撞小朋友的北京時,你很理所當然的會找「民主自由的中華民國」當心理上的容身之處。

因為不想當壞的中國,所以幻想一個好的中國出來。
壞 – 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好 – 中國是中華民國。

可是就算這樣,我都是先知道臺灣,認識臺灣是個國家,去到最後才突然發現他也是中華民國的,我開始接觸國民黨的相關文本,例如在圖書館的中央日報,各種泛藍的書籍雜誌等,他們都強調臺灣是中華民國的一省,臺灣人是中國人。

我看到時只覺得突兀,當年對中華民國有好感的我,嘗試接受這種設定,即,那個古怪的中華民國擁有全中國,只是 99% 淪陷了,然後臺灣是他一個省。 可是這跟拿一個 99% 的改造人,只剩下鼻子然後說他是人類有甚麼分別呢?

另外,即使自少「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但同時也「自少認為臺灣是個國家」,前者不是一時三刻能洗掉,所以會認同中華民國,可是後者也沒有辦法洗掉,我發覺自己沒有辦法因為嘗試認同中華民國,而逆轉我認為臺灣是個國家的這個認知,而相信大部份香港人再怎樣都無法改變這認知。

而且很明顯的,在現實層面上,後者比前者更有說服力。 因為「自己是中國人」代表「我和其他中國人是同類」,可是他們寫簡體字說普通話,我寫傳統漢字說廣東話,這個同類太沒有說服力。 況且我們去中國還是要有證件,越接觸中國人,你必然會遇到一個基礎問題,就算你自己怎樣說自己是中國,他們都在提醒你,你不是,你香港人怎樣自嗨也好,事實是,當世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國時,香港文化非常的「非中國」。

感覺就像醜小鴨,你以為自己是隻鴨,但你的叫聲就是不一樣,體形就是不一樣,習性就是不一樣,你想當鴨,但其他鴨不承認你,況且你只能當一隻在其他鴨子眼中很醜,不倫不類的怪胎醜小鴨。

而我們就是中國版的醜小鴨,你在去到某天你承認原來你是一隻鵝之前,你硬要當中國人,你就是個連普通話都說不好簡體字都不會寫,跟他們完全沒有集體回憶,文化信仰價值觀都完全不一樣的怪胎。 你就算用盡努力去模仿其他中國人,坦白說在他們眼中你也不是,後來我去了中國工作,就更理解這一點。

香港人就是香港人,別人都這樣認為,中國人也把你看成異族,即使他們嘴裡堅持你是中國人,那只是為了統治香港的政治正確發言。 內心他們很清楚,你是異族。 再怎樣死皮賴臉的扯甚麼同文同種,血濃於水,都只是在配合政治正確演戲,香港人和中國人可能祖先相同,可是經歷過了幾十年不同歷史的洗禮,大家各種走向了不同的演化,就好像幾十億年前,祖先是同一個單細胞的生物,卻有些演化成魚,有些演化成牛那樣。

香港人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是否能促進關係? 這又涉及第二個問題,如果香港人也是中國人,那麼,香港人就是特權階級,同樣是中國人,憑甚麼你的護照硬是比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好用幾十倍,憑甚麼你能有一個較自由的環境,較開明的政府? 大家都是中國人,為何待遇會如此不同? 在跟中國的朋友相處久了後,我發覺一件事,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不去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其實對大家心裡都比較好過。

人類就是這樣,當覺得對方離自己很遠時,對差異不會感到不愉快,覺得自己跟對方距離近時,各種差異會令人不舒服。 就像我們不會去妒忌李嘉誠,他比我們有錢萬倍,卻會去妒忌那個跟我們同行,薪水硬是比我們多了 5000 塊的人。

在年輕時跟中國人相處多了,交了很多中國的朋友,從解放軍到民工都有,我就發覺接受和承認雙方的差異,比起硬要找出大家相同之處更能交友。 比方說我都學他們的母語,談他的故鄉,食物,文化,信仰,習俗,更會討他們歡喜 ,而不是要他們接受我的一套,或者大家一起當「文明中國人」,這比較自然和合乎現實,在中國越久,我就越覺得中國人是一個非常不自然的觀念。

當然,不同世代也不同,越年輕的中國人,就越中國,母語是普通話的人的中國也較自然,他們不會再有那麼多疑惑。 我終於理解到真相,我們被教育自認為中國人,實際上,只是被拿去製造「新中國人」這個新民族的原料,那時候的母語是普通話的小朋友才是中國人,上世代那些母語不是普通話的人,是原料,是營養,就像餵殖場的雞一樣,最終後代都會改造成那種一式一樣的,差異越來越少的普通話人類,你現在的意識形態與身份認同都會慢慢被粉碎。

告訴你你是中國人這件事,其實是告訴一隻雞,你會變成人類,只是沒有告訴那隻雞,你變成人類的方式是變成蛋白質被吸收。 坦白說雞被吃了也真的變成了人類,但失去了自我地變成人類一部份有意義嗎?

理解到這點後,你就會知道,甚麼好的中國是中華民國,終究只是個幻想,其實兩個中國,都是把一群舊漢人民族,像果汁機一樣輾成人汁重塑成兩種不同品牌「中國人」的工廠。 大家設計的新中國人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產生的是「你知道的」,中華民國生產的的是「溫良恭斂」,前者很成功,透過消滅其他語言的教育,正在將各種在大陸的語言文化粉碎,後者因為佔據的地域太小,最終被臺灣人重新吸收融化。

中華民國原本想當營養吃掉臺灣,最後臺灣吃掉了中華民國當營養,這件事在我小孩時認知到臺灣是國家這件事已有跡像,今天就很明顯。 至於中國,很多人不喜歡這個管太多,被狼性的中國,他們則希望自己就算要被絞碎成人汁,也寧可變成像中華民國那樣,所以慢慢變成國粉。 但我想或許有一天,他們開始也理解到,與其變成溫良恭斂的人汁,不如回歸原初,保持自己本來的文化不要被粉碎。 上好的魚肉,保持原狀當刺身吃就好,弄成魚漿反是浪費。

香港人為何承認臺灣是個國家,那是基於自然認知,只有硬要用意識形態去對抗才會在嘴裡否認,可是心裡也很難否認臺灣就是外國。 「臺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是個口號,之所以天天叫這種口號,是為了提醒大家,即使你心裡知道臺灣是外國,但你嘴裡必須說臺灣不是外國,否則統治你的我會不高興。

更年輕一點的香港人,相信連想那麼多也不必要,因為較年輕的香港人,面對的中國比以前更壓迫更真實,他們早就只覺得自己是香港人,覺得那邊是臺灣人,不會像中年大叔一樣還有相信甚麼臺灣人是中國人的可能性了,除非腦子真的很病。

那些主張臺灣是中國的人,有多少是抱著「我用這理由去佐證我國有權侵略臺灣」,其實大家心知肚明,這也不是甚麼新鮮事,大日本帝國侵略中國時,也一樣說中日同文同種,如果真的有輪迴的話,大概是閻王為了懲罰當年皇軍的暴行,罰了他們轉生到中國今天當憤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