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並無派可言,只有一股思潮

入正文前,我必須講一樣嘢:

「本土派已死。」

依幾日,都算「本土派」依個名,係依年幾曝光得最多嘅一段時間,多到我以為本土派真係一個組識,但其實大家都知,由青政俾DQ,到梁天琦入獄,再到陳浩天俾打壓,基本上「本土派」係再無「組織」可言。

敗選之後,泛民個態度都係保持「我哋有問題」,然後「我哋要同本土派合作溝通」,但最後係「我覺得啲本土派唔幫/白票,係敗選主因」,到最後我哋亦了解唔到,今次敗選泛民覺得自己有乜問題。

其中余若薇更加公開點名,鄺葆賢如果落力拉票,李卓人應該贏,但事實係鄺葆賢同黃埔居民,係有幫李卓人全力拉票,但我認為余若薇真正唔滿意,係佢無向本土派拉票,甚至拉返游蕙禎黎拉票,當然依個係我嘅推測,但係李卓人係佢嘅蘋果日報訪問中,有段:

『「然後大家(本土派和民主派)有個分工」,他更希望本土派能在2019年區選派人參戰,「(民主派同本土派)喺地區議題一齊打」,但前題是本土派要接受合作。』

係一個私人群組中,我對乜嘢叫合作咁解釋:

「正常咁講,要同人合作,最少要會面交流,尋求共識,了解分歧,建立互信,達成諒解,雙方再係自己陣容,得到多數支持,或俾人時間消化合作消息,再決定細節,先叫做有合作基礎。」

都係老調重彈,由一六年新東補選,到初一事件,再到青政被DQ,然後「政治犯」一事,甚至大大小小遊行集會前,甚至DQ6嘅補選,溝通合作機會大把,甚至每次大事前,都總有提起本土派,但過左咁耐,乜進展都無,啲問題係邊泛民有無諗過?

其實由上兩次補選,民主動力都將本土派排除在外,連邀請都無,甚至香港民族陣線透露,係十一月中主動以三個條件,聯絡李卓人願意合作,但有無回音?無。所謂搵過本土派,就係對想合作嘅傳訊息就算,對唔想合作嘅已讀不回,咁樣叫有心合作咩?而我解釋嘅合作,只係好基本嘅嘢,但呢班資深政客都做唔到。

不過正如我所講:「本土派已死」。呢個係壞事,但唔係最壞,因為「本土未死」,用鄺葆賢一句嘅hashtag #本土係思潮唔係實體無phonebook ,本土係一種意識,一種政治傾向,當時梁天琦出選就確立「三分天下」係建制,泛民之外,多左一個主張傾向,而唔係多左個組織。

又或者咁講,泛民想好似以前咁,搵「代表」去傾,拉攏代表去all in自己,如果係兩年前都「還可以」,因為都仲有政治組識可言,或者有代表人物,但今日呢?用我同人嘅對話黎講:

『如果係兩年前,或者可以以咁嘅方式,搵到「本土派」合作,但係到今日係「政壇」或「民意領袖」,可以代表「本土派」呢?

依家搵邊個,都無可能代表到本土派。』

依家講本土派,唔係指組織或領袖,唔係講有意見領袖,而係講「一班共同擁有本土主體意識嘅民眾」老實講,乜嘢叫「本土主體意識」,每個人都有一個睇法,一套原則,一條底線,記住係「以個人計」,唔係以「組織為單位」。

當泛民理解唔到呢點,佢地做乜都會無效果,就算同有志重整本土嘅人,我都會咁講  — 依家掛本土派上身,唔會有著數,反而係負累,因為大家會將把尺度得更緊,更仔細,亦唔會因應你講自己係本土派,就會覺得你本土,而係根據你嘅言論,行為,同其他政治勢力互動,背景歴史,甚至親身接觸,去評估「你」係咪本土,「你」係咪可信。

所以泛民要搵「本土派」合作?「幫」本土進入立法會擁有發聲?甚至最後想搵人去「頂左本土派個牌頭」,當立法會變得可有可無,甚至呢個禍根係泛民種下,係呢方面點建立互信呢?

其實連黃之鋒都要出文戴頭盔,去澄清自決派都唔會拎到本土支持,可以證明泛民到今日,都未曾理解過「本土為何物」,仲以為後生就等於本土,就證明四年黎,泛民固步自封個程度,真係令人驚訝。

所以講到咁大,又議席又發聲,又要合作,真係不如學下馮檢基,佢同本土各派交流完,最少學識點令安撫本土民眾情緒,佢係訪問到講左一樣嘢:「同商界合作,幫義士謀生計」做唔做到未知,但佢最少摸到一個本土在意嘅位。

所以到今日我都講,泛民做嘅嘢,已經錯過晒最好時機,依家做就一定更大代價同妥協,要明白 —

本土無議席,都係咁過日子,但泛民無議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