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權社會的現況(之二):「殘而不廢」的泛民主派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報名參加新界村長選舉,港共芝麻綠豆小官袁嘉諾昨天(12月2日)以朱凱廸「隱晦地支持香港獨立為香港人一個選項」為由,宣佈朱凱廸提名無效。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指港共DQ理由不充份,卻沒有對香港人清楚說明,港共官員以政見褫奪候選人參選資格,嚴重違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梁家傑不久前在歐洲講解香港情況,說香港的一國兩制「殘而不廢」,並非完全失效。他的公民黨黨友、立法會議員郭榮鏗,三天前亦宣佈快將去美國「唱好香港」,遊說美國不要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

香港人如何面對香港蛻變成為專權社會?從這兩年的選舉結果推算,百分之四十的香港人對社會環境劇變無動於衷、無甚感覺。餘下百分之六十的香港人,大約有一半人擁抱這種轉變、或覺得轉變為大勢所趨,無謂螳臂擋車。另一半亦即百分之三十的香港人,珍惜香港以往的自由,不滿香港日益沉淪。這百分之三十的香港人,只有三分之一是對專權社會堅決抵抗;另外的三分之二,選舉時仍然會投票給泛民主派的候選人。

泛民主派的核心理念,「中國沒有民主,香港不可能民主」,所以把香港沉淪的速度盡量拖延就是勝利。如何拖延香港沉淪?抗爭是一種方法,但必須適可而止,否則「激嬲共產黨」將會是大災難。「佔中三子」陳健民上星期在法庭自辯時承認,四年前計劃的「佔領中環」,原定在幾天內結束,佔領地點是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等等,沒有打算佔領任何行車的馬路,連年輕人唱歌會騷擾鄰近的文華酒店,亦在考慮範圍之內。這個選擇在公眾假期進行、不希望對社會經濟造成干擾的佔領運動,最後被群眾「騎劫」,拖累了一心為黨國進諌的佔中三子,被港共以重罪檢控。

和平抗爭全盤失敗,泛民主派唯有以逆向方式拖延香港沉淪。中國外交部清楚指出《中英聯合聲明》只是歷史文件,沒有任何現實意義,這兩年來亦一而再、再而三不恪守香港基本法,歐美各國豈能不知香港已經玩完?奈何泛民的政客厚着臉皮,以為自欺便可以欺人。郭榮鏗準備對外國勢力說,香港有「非常獨立的司法機關」,完全無視中共對香港的任意釋法權。港共政權挑戰西方人權和法治的常識,以中共文革式誅心論,篡改香港的選舉制度,DQ案例已經有雙位數字。梁家傑、郭榮鏗、還有一個民主黨涂謹申,不是到西方議會指控中共在香港的惡行,而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不用北京主子開口,主動做個「忠誠的反對派」,要求西方社會放香港一馬,亦即不要對中國施以殺手。

以中產階級為主的泛民支持者,害怕與極權對抗,無勇氣挽救香港,終極目標是「三十六着、走為上着」,收拾細軟舉家移民。可是,香港一天還是個賺大錢的地方,他們又怎會捨得離開?把錢賺盡,令香港沉淪的速度減慢是他們的默契。中國今年面對中美貿易戰,共產黨很清楚這是生死存亡的一場大戰役。泛民主派的支持者不會不察覺到,中國經濟大受貿易戰打擊,「支爆」有點眉目。但他們為那點點的「剩餘利益」,不惜對中共雪中送炭,站在中共的同一陣線,希望西方各國不要把香港這個中國唯一的對外窗口封死。否則他們跳船移民前香港樓價股價大跌,「支爆」前率先港爆,泛民支持者要押上身家財產為中共陪葬,他們當然萬二分不願意。

所以,泛民主派對中共來說,殘而不廢。殘,是他們對中共來說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不廢,是他們既有能力緩減十分之一香港人堅決抵抗的力量,亦有身份地位跑到外國為中共遊說,在列強圍剿中共的新國際形勢下,隨時是中共的救命草。香港這兩年多來極速沉淪為專權社會,泛民主派的支持者,請你們捫心自問,你們要負上多少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