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基因無法編輯成本土派

九西補選,人哥落敗。事後聲言要研究未來跟溫和本土派加強溝通。

注意,要溝通的,不是「本土派」,只是「溫和本土派」而已。泛民大佬的潛台詞,即有一班「不溫和的本土派」是不能溝通,不想溝通的。誰知道泛民「溫和」的紅線,是「主張香港獨立與否」之低?還是「反對每日百五新移民與否」之高呢?

泛民愛指責他人搞分化,這次倒是泛民在勢弱下尚且要分黨分派,連支持者的爭取,也要先篩選分類?不是應爭取大多數嗎?

平心而論,要泛民主派轉型為本土派實在難為得很。泛民的主要票源為離地大中華中產及大愛左翼,這兩者正是本土派之狙擊對象。泛民勉強轉型只會順得哥情失嫂意,損失原有支持者亦不見得能爭取到本土派之票倉。

像一個嬰兒,不論基因被編輯成怎樣,抗愛滋抗癌症,他終究還是人類;泛民轉型為本土派則有如猿猴的基因要編輯為人一樣,是不可能的任務。

實際點,泛民應做的不是東施效顰,而是做好接班,真誠地讓年輕一輩上位,才是務實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