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的困局、長毛的突圍

香港的所謂選舉,本來再沒有什麼好評論。泛民主派老中青三代政客全力支持的李卓人,上星期日(11月25日)輸掉了九龍西的補選議席。留意香港政治形勢這兩年的變化,泛民再次敗選,應該一點不會覺得意外。建制派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指出,今年兩次補選,「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連輸兩次,泛民在社會上得到多數市民支持這個說法已成過去。港共政權DQ取消泛民正選候選人的參選資格,泛民主派不杯葛選舉抗議,乖乖的派出後備參選。自願在不公平制度下參選,輸了,實在不能再抱怨對家嘲諷。

偏偏一眾泛民時事評論員和忠實支持者,晴天霹靂,如喪考妣。仍然支持泛民主派的香港人大概都會同意:面對共產黨強大的選舉機器,左有一個負責「鎅票」的馮檢基,右有本土派焦土派散播失敗主義的凌厲攻勢,泛民主派力挽狂瀾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但是再輸一仗,然後呢?敗選後李卓人接受專訪,說要認真和年輕人溝通,希望在以後兩年的選舉,和本土派的候選人合作,協調參選。泛民政客不是對扭曲的選舉制度大聲說不,念念不忘的,是說服本土派不要做泛民主派的攔路虎,雙方合作永續參選,甘心做共產黨的民主花瓶。

較能看清政治形勢的泛民中人,例如評論人劉細良,呼籲泛民要配合美國對中國國策的轉變,鋪排好全體泛民議員總辭的宣傳論述。民主黨議員尹兆堅去年說過,「叫人總辭就係鬼」。叫泛民政客辭職抗議,要他們放棄每個月 9 萬 8 千的薪酬、尊貴的議員身份、每年幾百萬的資源津貼?阻人發達猶如殺人父母,筆者一位泛民忠實支持者的朋友說:「由我們支持者建議泛民總辭,沒分別,都會被抹黑是鬼、收了共產黨錢分裂泛民,結果就是泛民支持者越來越少。」泛民議員的世界就是選票和議席,但選票流失如失血,議席一屆比一屆少。民主花瓶的身份,對共產黨來說,必須要有一定的民意支持。失選票的最終結局,是被中共棄之如敝屐。再騙不了選民,怕被主子一腳踢走。這是泛民主派的困局。

相反,長毛梁國雄「逆向思維」,有可能令快將亡黨的社民連起死回生。長毛選前網上說不要本土派的票,敗選後在記者會說自己不想道歉,好像再不受泛民主流「控制」。長毛在泛民困局下蠢蠢欲動,試圖突圍而出。長毛與社民連是激進民主派,與泛民主流的票源本來就十分不同;長毛不是本土派的同路人,不會得到本土派的選票,長毛亦心知肚明。明年新界東的補選,單議席單票制,要打動十幾萬不同光譜的選民出來投票,太難。千辛萬苦贏了,當選後任期至多一年,食之無味、棄之可惜。2020 年的換屆選舉是比例代表制,社民連只要確保三萬多個死忠投票支持,便可以穩得一席。如何令支持者蜂湧出來投票?敵愾同仇,本土派越攻擊長毛,越多長毛的支持者出來投票。新界東有沒有足夠的死忠支持者,保住比例代表制下社民連的一席?長毛應該心裡有數。

選前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說,如果李卓人輸掉,香港獨立關稅區一定不保。這種挑戰選民智商的政治論述,由一個泛民重量級元老說出來,難怪百彈齋主說泛民是時候解散完場。梁家傑對「外國勢力」說,香港一國兩制「殘而不廢」,希望外國不要把香港看成只是中國一個普通城市。殘而不廢的,其實是香港泛民主派,他們為中國共產黨說項,對外國勢力仍然有一點作用。要廢物利用泛民,解散後重新正名為「開明建制派」,為港共進諌,名正言順,反而可能得到更多選民支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