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墮落 (上)

民主,一個好多人聽了便濕的詞語;一個認為講了便高尚的詞語;一個以為講了便是先知的詞語,這是香港的民主。我對傳統民主派的厭惡,是源於他們的多年不作為,空談民主而不身體力行,也刻意將民主口號化,長期把民主等同選舉,簡化及忽略政策問題,缺乏推廣教育民主,一系列荼毒港人,及令香港民主空洞化的行為

但這些情況不是香港獨有,而是全世界的民主國家,都出現差不多的狀況,資訊爆炸令民眾陷入資訊疲勞;政黨組織不斷簡化問題,及不斷口號化;政治陷入意識形態之爭,實務政治問題缺乏務實處理;為了選票經常短線操作,政黨輪替後國策不明朗;對於國家未來缺乏共同的跨黨理念和藍圖等等,很多民主國家都出現類似狀況,而加上世界經濟低迷中,貧富差距增加,人民上流機會減少,其實很多民主國家的社會問題,已經進入一個嚴重情況。

我們必須要明白,所謂民主只是「一種制度」,而這種制度有各種不同形式,而民主也不是甚麼靈丹妙藥,因為空有制度,而缺乏當中的精神,到最後制度有多好,腐朽也只是時間問題。只是在現有制度下,民主制度相對令多數人得益,而大家亦「較」平等機會參與,所以大家才會推崇「民主」,但我們必須要面對一個問題:「現代民主是進入一個怠惰狀態」。

無錯,憲法可以確保制度的運作,和規範政府的行為;三權分立制度,制衡各方權力;甚至憲法和國家程序,可以確保政府決策,必需得到民眾認同,和不侵害民眾權利下落實。但民主制度只所以叫民主制度,最大的基石是要民眾,有以上的精神和理解,及保持對國家建設的熱情,民主制度才可以健康發展,但為了避免民眾過份關注政治事務,而忽略生產力方面,所以衍生了代議政制,議會制度,政黨政治,讓人民選出適合自己的代表,在政治事務上發揮作用,但現在的民眾,普遍失去了對政治的熱情,缺乏監察政府的想法,純粹以「投票」為實踐公民權利,而政黨視民主選舉為選票遊戲,甚至已經為了本身利益,而忽略民眾的需求,不斷鼓吹國家主義,當然如英美法等等民主大國,當然民眾依然可以用選票去選擇,和放棄對政府的支持,但重點在「一般情況下,民眾除了選舉也無法影響政府」。

我們可以發現民主國家,特別是如G8的民主大國,他們在近十多年,他們的民主制度依然可以以:「憲法角度」、「實際權利」、「程序判定」、「過程導向」這四個方法,去判斷,大部份的民主國家,是貨真價實的民主國家,他們的代議政制還在,但可以發現,國民開始失去民主的精神,有人說:一些地方「選舉可以改變政治」,但當我看著一個女孩拿著彩虹支持同性婚姻,但口中卻支持一個不願表態,和一個反對同婚的候選人,不錯,改變了政治,但改變不了民眾,民眾不改變,就改變不了政治的根本。

當然,有人說民主國家有遊行集會,罷工示威的權利,如果政府的表現不濟,也可以用這些行動,去迫當權者下台,或者改變,的確如此,但我們要明白,這些行動根本是針對「單一」事件,或「獨立事件」,就算成功令政府下台或妥協,但我們看看,有那個行動是可以驅使,這個國家的各大政黨,聯手解決長遠國家問題?當然每個國家的問題不一,但國民對選舉,對政黨的信心,卻是每年下滑,特別對一些「國體未定」的國家,國家認同在民眾分歧巨大,立場嚴重矛盾下,就算擁有自由選舉,當民眾無法理解問題的根本,政黨對根治問題毫無魄力,最終國家立場不清,政策無法連貫,國家發展停滯,就會令一些「強勢領導」出現,打著解決現實問題,民生問題大於政治問題,拚經濟才是硬道理,而國家左傾化和右傾化,甚至國家被出賣,就是在這些時候乘勢發生。

或者,對傳統民主國家來說,他們的國民普遍接受民主制度,也對個人權利有所認識,所以他們會比較對政府會否侵害他們,而有所警戒,但不是任何民主國家都是這樣,例如中亞,東南亞,中南美洲,甚至我們身處的香港,都是行國家主義大於民眾權利,如果民眾對個人權利的認識,沒有防止政權侵害的意識,最終強勢政黨或領導人,就會逐步將民主制度,化為利己的方向,鞏固自身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