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風起有真龍 ─ 重讀王摩詰〈終南別業〉(下)

摩詰當然寫得好五律!黛玉教詩,就嘗言:「你若真心要學,我這裏有《王摩詰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一百首細心揣摩透熟了,然後再讀一百二十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蓮的七言絕句讀一二百首。肚子裏先有了這三個人做了底子……不用一年工夫,不愁不是詩翁了!」按李太白號青蓮居士。可知摩詰寫五律、少陵寫七律、太白寫七絕,至少寫得唔錯,甚至寫得最好。

查趙殿成《王右丞集箋注》,〈終南別業〉見在《卷之三 古詩二十三首》。按殿成字武韓,注有《王右丞》二十八卷,當為「王學」專家、大家。而殿成以〈終南別業〉為五言古詩,非五言律詩。目〈終南別業〉為五律嘅《唐詩三百首》編者蘅塘退士則自序其書「為家塾課本,俾童而習之,白首亦莫能廢,較《千家詩》不遠勝耶」。〈終南別業〉係五律一說,從此深入民心,兒童讀物壓倒學術專著。

按五言古詩簡稱「五古」。古詩律詩之辨,在於古詩不限句數,不少於四句即可;不拘平仄、黏對、對仗,雙數句押韻即是,中途可換韻。五古〈終南別業〉二、四、六、八句均押「上平聲四支」韻,一韻到底且恰為八句兩點,與五律共通;蘅塘退士誤認,情有可原。又「陲」、「知」、「時」、「期」四韻腳粵拼分別為 seoi4 、 zi1 、 si4 、 kei4 ,僅餘兩字押韻,可見中古漢語過渡粵語期間有所演變,兩者不必全同。

古詩世界既無平仄譜可依,「晚家南山陲」、「談笑無還期」等「三平腳」常見,「孤平」亦不為病。一首唔合格嘅律詩或絕句,未嘗不是上乘嘅古詩;一首唔合格嘅古詩,又未嘗不是上乘嘅新詩。為詩意量體裁衣,詩人有責;因詩體削足適履,固非所宜。黛玉所謂「若是果有了奇句,連平仄虛實不對都使得的」、「詞句究竟還是末事,第一是立意要緊。若意趣真了,連詞句不用修飾,自是好的,這叫做『不為辭害意』」,上為其中一解。

另一說則以為,律詩本身「果有了奇句」,奇句出律、不對仗,整體仍為律詩。例如崔顥〈黃鶴樓〉。是以辛文房《唐才子傳》載,太白登黃鶴樓,歎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無作而去。是以嚴羽《滄浪詩話》有云:「唐人七言律詩,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

崔顥〈黃鶴樓〉之妙,有緣再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