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擺明車馬要港獨

在超強高壓下,一些有良心正直學者為了安全而自保,被迫不斷地自我洗清與港獨關係,不斷重申:我不支持港獨。這是專政暴力高壓的結果,是人軟弱性一面的表現。罪在專政暴力,不應苛責自保的人。

香港人需要開明車馬要求港獨

有軟弱的人,但也有堅強的人。部分香港大學生、青年人、香港本土自決派、港獨派是堅強的人:他們擺明車馬要港獨。

今天擺明車馬支持港獨、追求港獨的時代;香港已經進入公開要求自決、獨立的時代。你劃出底線紅線,嚴限普世價值、自決、港獨,香港人就來個公然越線對抗:要求實現普世價值、自決、甚至港獨。

香港人無需避開共產黨劃出的紅線底線,我們就是要打正旗號衝擊和越過共產黨的規限,反對共產黨專政香港、反對香港成為大陸的一個大城市;公開高舉港獨大旗走自己的路:香港要真民主、真普選,香港要建成一個自由民主的自決地區,要建立成為一個獨立民主的香港。

要是緊跟共產黨走,香港人甚麼都得不到,只會輸下去,輸得更快。所以,有一些香港人為了讓「後母」認同,經常表忠愛國,自認為中國人、叫中國做「內地」、叫北京當局為中央,以為這樣就可以得到她的寬容和恩賜;這就是一些泛民紛紛與港獨、與本土、與年輕人劃清界線緣由;這些泛民賠了夫人又折兵,不但不會獲得後父寬容,還要賠出喪失群眾基礎、群眾更加離心離德的代價。

所以,結論是香港人需要擺明車馬追求香港獨立。

有共產黨在,就有民眾災難在

共產根本不在乎你是否支持港獨,它在乎要有一個可作為敵人來打擊的目標。對共產黨來說,港獨的價值是它可作為打擊的目標,從而證明共產黨存在合情合理合法,而且有客觀需要、有存在價值。

共產黨需要敵人,於是製造敵人,鼓吹敵對思想。敵人的排序如下:港獨,香港本土,香港民主派,香港既有自由,香港人說的廣東話,香港人身份認同,香港人存在的本身…

共產黨對敵鬥爭規律:團結支持者,中立次要敵人,消滅主要敵人。問題嚴重性在於:消滅主要敵人之後,就升級次要敵人為主要敵人,再如前一樣消滅之…一直下去到消滅身邊所有朋友 (你若不信,那就請人回顧歷史的顯例:毛澤東消滅劉少奇、林彪…),最後自己也不能生存。人們可以預想,共產黨在香港消滅敵人的終局:在消滅港獨,香港本土,民主派之後是消滅民建聯等所有原親共的建制派,然後消滅香港土共…

足見有共產黨在,就有敵人在,就有對敵鬥爭在,就有民眾災難在。

共產黨真的仇恨港獨嗎?

答案:是也!非也!

問題就在於香港人視自由為成生活的重要部分,生命之本,不可放棄。共產黨偏偏要剝奪港人的自由;把我們迫上反共的路途;這一迫,也把香港人迫上反中的路途。由此深入探討,人們會發現共產黨是香港人反中的源頭,也是港獨的源頭。<
已經講過很多次,現在還需要大講特講:對共產黨來說,香港獨與統並非大事。對共產黨來說,港獨大不了也只是失去一塊小地方而已,儘管它是一個國際大都會。香港人民主具體表現就要求真民主真普選;這才是它共產黨的致命傷。因為民主不但違背共產黨一黨專政的「絕對統治」;民主更是消除專制獨裁,也就是滅共亡共。

你說對共產黨來說,被消滅和失一塊小土地,哪一個嚴重?

如果香港人追求的港獨是接受共產黨統治的港獨,在獨立的香港,大至特區政府,小至麥當奴、肯德基、屋邨都設共產黨黨委、支部、小組作為最高權力機講;政府、事業企業管理層只是黨的工具。共產黨不但不仇恨這樣的港獨,還會接受和支持這樣的港獨。只是這一來,就不是港獨,而是港毒了。

共產黨之所以反港獨,是因為港獨擁抱與共產黨為敵的普世價值;這普世價值本質是反專制獨裁,也就是要擺脫並抗拒共產黨統治。這是共產黨反港獨根本原因,實質是反民主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