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too? Really?

田徑女健將控告教練多年前藉詞按摩非禮,這宗曾轟動一時的”me too”案件,以教練罪名不成立,告一段落。

當然「告一段落」只是對看客如你我而言。老教練晚年失節,工作丟失,縱使未被入罪,但後日後旁人觀看自己的目光再也不一樣,總會帶點提防。

法庭上他無罪;生活中,他早已被定罪,而且不須審判,無期徒刑。

“Me too” 運動之惡,在於將古代的積毀銷骨,配合現代先進網絡科技,使耳語在社交媒體極速流傳,被告者欲辯難辯。像這宗案件之初,田徑女將從未「開名」,但眾人順藤摸瓜找到被告,隨即未審先判猛烈炮轟,老教練連以法律途徑解決也不可得,倘若女將不提告,這永遠都會是朦朦朧朧的未決懸案,陰影將會籠罩被告一生。

Like and share這東西,害得多少人糊裡糊塗做了光環奴隸。好好的司法制度不用,偏要弄出個 #metoo hashtag以為時尚,還要一呼百應形成「風潮」。在女人眼中,這叫「運動」,在噤若寒蟬的男人眼中,這是一群納粹黨在搜捕猶太人。

物極必反,在這「光環奴隸」世代又產生另一種人,會事事猜疑對方「搏出位」、「呃like」。一已為人母的前藝人日前貼出哺乳照,便招來攻訐,指是賣弄身材及色情。

只見該圖並無露出乳頭,女方衣著亦甚為正常,只是一般的哺乳照,看這照片感受母子情遠多於色情,能引起的性慾反不如女藝人平日的日常照片。

香港是神奇的地方,一方面會響應時尚,加入極先進的#metoo,另一方面道德觀卻仍在民初年代,母親餵人奶需要遮遮掩掩,為何如此兩極?

女權和平權,不是簡單的打一句hashtag就代表做得到,要真正的理解兩性平等的概念,而不是享用女權自助餐,只要權利不要義務,是很值得人去深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