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必需有自己對外發言權

香港問題終於登上聯合國,但我哋都知道由張建宗到各國嘅言論,都係老調重彈,甚至我哋可以見到中國外交下,點樣將一眾小國為自己撐場,令一份唔合理,扭曲事實嘅人權報告通過。

有關聯合國,我自己就咁評論過:

「總有一日,呢個二戰後國際秩序象徵,因為無力改革,制度上聯合國都處理唔到紛爭,同大國無意係聯合國解決問題,而小國亦無法改變什麽,而步上國聯後塵。」

有關維吾爾、西藏、香港有七份報告,俾聯合國人權理事國以「必須尊重有關國家的主權、獨立及領土完整性」為理由遭刪除,而呢個理由,係近年就只有中國特别強調,而會議上,中國亦派出自己嘅「維吾爾代表」、「西藏代表」、港共政權去維護中國,而係「中國人權問題」,甚至係世界人權,亦明顯分成「西方民主陣營」「親中利益集團」,而係呢個問題上,就算聯合國有一份《聯合國人權宣言》,但親中利益集團係偏向,以「中國特色」詮釋人權,又或者以「內政」去避免外國介入,而唔係以人權宣言為基礎,其實後者唔係指中國點定義人權,而其他國家跟隨,係用「自己嘅國情」去詮釋同界定人權,唔容許以「普世價值」去定義人權,容許一啲惡習,同侵犯人權罪行存在。

而當中國國力上升,同國際影響力有所增加,呢種對拒抗「普世價值」嘅言論,就越黎越流行,特別對第三世界嘅國家黎講,經常係民主同專制爭鬥嘅國家,呢種意識型態,比起西方提倡更適合佢哋口味,正正係呢種情況下,我哋只可以期望:香港問題係國際曝光,但唔好期望係聯合國舞台處理到。

而正如上文所講,係中國亦派出自己嘅「維吾爾代表」、「西藏代表」、港共政權去維護中國下,真實嘅聲音同情況,係無可能係國際上發聲,但前兩者有西藏流亡政府,同世界維吾爾大會,係國際上有一定認可性,但後者我哋香港呢?唔係無,但佢哋唔會「如實表達」,佢哋就係家傳戶曉嘅泛左支黃。

如同過往我嘅講法一樣,泛左支黃對外,定係對內最大問題,都無「如實」同人講出香港嘅局面,甚至嚴重啲指控係誤導緊全世界,特別當香港有「特殊哋位」,整個西方世界都以「香港嘅情況」作為一個參考同試水溫,以泛左支黃係八九六四後,依然堅持中國會民主化,到九十年代幫中國解除經濟制裁,二次殖民後廿年堅持「一國兩制係有效」等等,到左呢一年先鬆口講出,香港情況不妙嘅說話,但為著自己嘅議席同利益,為防觸碰到所謂紅線,佢哋必定以「中國香港人」身份發言,維護中國利益。

當然各國駐港機構唔係得個擺字,佢哋知道香港個局勢,政治環境轉變,或者佢哋未完全理解主張背後嘅論述,各大涉事人物處境等等,記住只係「或者」,但當無人去代表香港人去講,同有系統咁整理資訊,然後對外游說等工作,知道都無用,因為依家個情況係,就好似你屋企火燭,然後你屋企人擋住全部人,話啲火好安全,啲火燒下會有幫助,你哋滅火會危害佢屋企,然後擋住你求救,到真係燒通頂先知有問題

所以保持將香港真實情況,如實向外流通係必須事項,以依家嘅步伐,各大媒體同機關嘅自我審查,已經係無可避免,而更加要切想往後,「假如」廿三條立法後,我哋如何繞過港共政權,確保「香港真實情況」,可以持續對外發佈,表達現有政府機關包括政黨,都有誤尊及隱瞞資訊,而且並無「正當性代表香港」,而最重要資訊如:「香港對華反對聲音」,「中國點言而無信地破壞一國兩制,並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香港有乜人食緊兩家茶禮」,「有何違反人權行為紀錄」等等,成為要處理嘅事。

若然我哋連依啲事都做唔到,又談何自救呢?當然,做依啲事仲有一啲事係可以做,但唔係喺香港嘅人做到,原本香港人本身就有,藏人同維吾爾人一樣嘅平台同渠道,但只係當持有嘅組織,或者立場背景,會因為「大中華」,或「中國香港人」,甚至依然認同「中華民族」,呢啲平台係表達嘅時候,會否有所保留係一個疑慮,所以建立一個,和現有政治組識,和勢力以外「香港人主體嘅對外平台」係事在必行。

未必係唯一發聲平台,甚至未必可以全面代表「香港」,但需要畀世界知有依種聲音,而唔會因「中國因素」而退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