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中國城市

旅居英國的中國異見作家馬建在大館舉行兩場講座,初時被總監簡寧天以「不願見到大館成為任何個別人士促進其政治利益的平台」取消活動,今天晚上(9/11)簡氏突然改變立場,發聲明道歉:由於馬建已公開表示不會利用大館作為促進其政治利益的平台,只是以小說作家身份參與文學節討論新書,故願再提供場地,讓講座按原定計劃進行。謹為事件帶來不便致歉。

姑勿論簡氏改變立場的原因為何,「不願 XX 成為促進政治利益的平台」是否有點似曾相識?外國記者俱樂部 (FCC) 之所以犯下大錯,弄得連馬凱 (Victor Mallet) 都無法入境,就是因為它給民族黨陳浩天演講的機會,成為促進港獨的政治利益的平台。簡寧天取消馬建的講座,而馬建是質疑、批判習近平的「中國夢」,這其實是一種自我審查,受 FCC 事件影響而出現的自我審查。

追查大館背景,其屬於賽馬會文物保育有限公司。賽馬會自主權移交以來,董事局已由昔日的洋人大班、名流轉換成親中政要。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賽馬會即與港共朋比為奸,出資興建。據此,簡寧天原先的態度或許非來自他個人,後來的聲明可能是賽馬會面對激烈的民意反彈所作出的妥協。

讓我們看看聲明內容。始終堅持大館不能作為促進政治利益的平台,卻沒有給予充份的解釋和理由。在一個有待證明為合理的前設下,馬建以小說作家身份獲提供場地。難道文學就與政治完全隔絕,毫無交雜?

馬建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說:「當時構思這本書時因為習近平提出『中國夢』,我們發現這個夢背後全部都是謊言,而且這『中國夢』是對中國歷史、中國人記憶的一種大清除。簡單地、粗糙地要所有中國人接受一個人的思想,完成他這個紅色帝國的夢,是一個巨大的災難。我們現在已經看着『中國夢』進行了幾年,多少人被消失,多少律師至今不知在哪,在新疆到處都是學習班、集中營。我們不能想像這個『中國夢』再發展出去,成為全世界的惡夢。這是我寫這本書的原因,我要把這個充滿謊言的社會,人們真正的心態和生活展現出來,告訴大家一旦社會沒有了底線,它是非常可怕的。 」

小說同時是政治反思、批判、寓言,賽馬會自打嘴巴的醜態,真丟臉!

重點是,為何要自我審查?借場給政治宣講有何不妥?可否給出令人信服的理由,勿動輒說「違反基本法」、「違反一國兩制」一類空洞口號?

馬建說:「演講一定要進行,哪怕只有一名香港人喜歡聽,(只) 有一個讀者跟我溝通,我也要去。」教人動容。可是,他說:「我不會再來了,希望通過網絡跟大家聯繫,我也不知道這幾天我走在香港街上,會不會被失蹤、被消失。」教人淚垂。

同一時間,馬凱以遊客身份入境被拒,差不多永遠無法踏足香港。難怪有些國家視當下的香港為另一個中國城市 (just another Chinese city)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