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前途問題下,泛左支黃會成阻礙,還是幫兇?

近期發現一啲建制派嘅智庫,都開始就「港獨」同「二次前途問題」進行緊分析同建議,大部份都建議「不變」係最好應對,而輔以立法同執法,去應對獨立聲音,到底:

「二零四七會係乜光景?」

係近期嘅補選到,其實我地係睇到,中國傳緊一個訊息,而令到補選也好,選舉也好,都會變返一二年前嘅情況:泛民對建制。

而呢個訊息就係:「我容忍到泛民嘅主張,但其他主張就唔會容許。」所以大家會睇到,原本應該所謂「自決派為主」嘅補選,已經變返做過往泛民對建制,而一變返呢個局面,最明顯但最少人留意嘅變化,就係關於「香港嘅未來」,就會變返圍繞:

「愛國不愛黨」、「民主回歸中國」、「建設民主中國」

以上呢三座大山,或者你會講中國都立埋法,講明中國係中共領導,愛國又點樣唔愛黨,重點唔在於「反共」或「愛黨」與否,而係要「承認香港係從屬於中國」,一但打算有意圖否認,就會好似自決派咁一個不留。

「首先,我反對港獨……」係一個笑話,但係對泛民中人黎講,呢個係「保命符」,又或者係回應中國嘅訊息,我相信會見到更多「民主派老鬼」,步上湯家驊後塵,成為堅定嘅愛國者,配合中國嘅國家凌駕一切嘅口吻,民主自由?做乜講埋啲衰嘢?

有一個事實,係唔可以否認,就係泛民點墮落,點樣焦土佢地,到最後佢地都會有最少三成人支持,保持一定話語權,而當四年過去,「反對派」依然毫無自省,姑且唔講本土各派同獨派,就算泛左支黃內部都矛盾叢生,加上自我閹割後,將自己困係三座大山中,敢問一句:

「你地有乜能耐,去為香港未來籌謀呢?」甚至我小人之心一句:「點解要信你地?」

香港個局面,已經唔係喊句「爭取民主」,就可以放下所有成見,一直以黎民主派,用三座大山作為大方向,但明顯嘅事就係,三座大山到今日嘅影響同期望,都係落空而走向負面,但泛左支黃對此係毫無應對嘅狀態,甚至已經對「二次前途問題」接噤聲。

坦白講,泛民可信嘅問題,唔係意氣之爭,而係喺「民主黨堅持香港必須愛國民主」、「公民黨願意接受統戰」、泛左支黃抱住「我反對港獨」為大前設嘅情況下,同泛左支黃談論「香港前途問題」,係咪一件安全嘅事,呢個先係最重要嘅問題,加上我們可以預期,係重重規範下,泛左支黃對香港前途嘅講法,最多都係:

「請確實執行基本法」、「保障一國兩制」、「反對人大釋法」、「落實雙普選」呢啲空泛嘅口號,係泛左支黃唔認清,或唔面對一國兩制因為中國需要高度集權,係八三一決定下,就象徵失敗,而同時民主落實係在於香港人,必須擁有香港嘅主權,先可以實踐民主制度,兩個現實情況下,又加上泛左支黃為自己,或為迎合政權而自我設限,又點樣去同佢地傾,一個既民主又符合自由嘅香港前途?

正如開頭所講,建制派係已經開始,研究二零四七年嘅二次前途問題,對佢地黎講,最重要係確保「香港只有一個前途選擇:被中國統治」,而無論任何形式都可以,只要確保中國保持對港全面控制就可以

只可以講,唔好天真以為,當你認自己係中國人,又承認中共,甚至反對港獨,就等於中國會俾機會,事實上,由一啲智庫嘅建議透過肯定泛民嘅地位,去令「本土」同「獨立」被邊緣化,係依家中國拉一派,打一派嘅方向,有人話從政唔會蠢得去邊,但從政嘅人係可以好天真,如果有人配合中國步伐,例如永續基本法,我反對港獨,我唔踩紅線,就會得到相應嘅自由,呢種天真會害香港萬劫不復。

記得一五年左右,當時黃台仰同梁天琦,都講過二次前途問題,當時佢地認爲,要到二零三零開始,香港人先會開始有迫切去講,但黎到今日,呢種預計太樂觀,以依家嘅情況,我怕五年左右,我地無能力就二次前途問題,再作啲乜反對。

唔好俾香港前途得返,只可以俾中國統治一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