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支爆」(之九):濫發一百萬億人民幣的後果

美國著名基金經理 Kyle Bass 上星期(10 月 13 日)在 Twitter 放了一段短片,比較美國和中國在 2001 至 2018 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和貨幣供應量(M2)的變化,直指中國以狂印人民幣來誤導世界相信中國經濟強勁。此君曾成功預測美國房地產泡沫崩盤,「買跌」而賺了五億美金。他的基金逆偉大光明正確的共產黨之道而行,去年因為下重注買人民幣跌而虧損嚴重,被一眾「中國大好友」嘲笑之餘,中文媒體當然亦大肆報道。

2001 年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人民幣供應量以倍速增長。由 2001 年的 15 萬億,到 2008 年金融海嘯前夕這八年時間,人民幣供應量升了三倍,到大約 45 萬億;再到今時今日的 2018 年,十年時間,人民幣供應量再狂升四倍,上個月公佈的官方數字是 180 萬億人民幣。以現時滙價 1 美元兌 6.94 人民幣計算,人民幣的總量,市值大約是 26 萬億美元。

美國的情況又如何呢?2008 年金融海嘯前的貨幣供應量大約是 8 萬 3 千億美元,金融海嘯後三度「量化寬鬆」、亦即公開宣傳會「狂印銀紙」來救經濟,以挽救公眾對經濟和消費的信心。到了今天,美元貨幣供應量 14 萬 3 千億,比十年前亦只是多了 6 萬億美元亦即 75% 左右。美國今天的貨幣供應量,和中國相比,少了差不多 12 萬億美元。再看看歐洲的數字,原來人民幣的貨幣供應量,比美金和歐元加起來還要多。厲害了我的國!共產黨這十幾年來真正悶聲發大財。金融海嘯後,美國聲嘶力竭、事先張揚、嚴重警告,原來都只是小心翼翼的印了 6 萬億美元的「白頭片」。黨中央一聲不吭、難得的只做不說,這十年來,同一段時間,印了等值差不多 20 萬億美元的人民幣。

20 萬億美金究竟是多少錢呢?用香港人最容易明白的單位來比較吧。香港現在大約有 160 萬個私人住宅單位,今年樓市高位時,總值 1 萬億美元左右。中國這十年間憑空印出來的 20 萬億美元,中國人暗渡陳倉,偷運 5% 到香港,已經可以把香港不論豪宅、鉛水樓、劏房還是納米樓,統統全部買斷。中國人有餘錢時最喜歡買磚頭投資,現在大家明白為什麼香港樓市、澳洲雪梨的樓市、加拿大溫哥華的樓市等等,在這十年來好像失控般狂升了吧?

不過,稍有經濟學常識的朋友都會問:為什麼人民幣濫發如此嚴重,兌美元的滙價卻沒有大跌?為什麼中國這些年的通脹率都在可控範圍?

首先,人民幣不像港幣可以全面自由兌換。中國一直宣傳的「人民幣國際化」,不是一般人以為有朝一日,黨中央會容許開放所有人民幣自由兌換。所謂的人民幣國際化,只是希望世界各國更多利用人民幣為交易貨幣。今年中國就推出以人民幣結算的上海石油期貨商品市場,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工程,亦積極推銷以人民幣作為融資貨幣。假以時日,全世界都不得不手持人民幣進行重要交易時,人民幣的國際化就功得圓滿了。人民幣和美元的地位平起平坐,兌換外幣的訂價權就可以由黨中央決定。到時候,中國又怎可能「走回頭路」開放人民幣市場、全面自由兌換人民幣?

這套和西方經濟概念截然不同的「新玩法」,要訣是人民幣有兩個資金池。自由兌換的人民幣資金池,叫 CNH。譬如黨中央手持 3 萬億美元外滙儲備,目標滙價 1 美元兌 7 人民幣,那麽 CNH 的人民幣總量,就控制在大約 21 萬億範圍。萬一全世界都驚覺人民幣只是廢紙一張,恐慌性拋售,黨中央亦自信有足夠美元把全部海外的人民幣收回來。只要海外市場對黨中央操制貨幣和中國經濟大局有信心,這種恐慌性拋售就不會發生 [1]。這解釋了人民幣兌美元的滙率到目前為此,沒有大跌。

信心穩住了,但在中國國內不開放自由兌換的人民幣資金池(叫 CNY),十年內多了整整一百萬億。黨中央如何在貨幣濫發的情況下,把中國物價的通貨膨脹操控在百分之三以下的目標?中國人深愛買磚頭的民族性發揮了生死攸關的作用。中國人一有點錢,就會 all in 買磚頭,人民幣超額濫發的一百萬億,絕大部分進貢給了房地產商。因此,中國的超級通脹發生在樓市,而普通物價還未受太大影響。中原地產施永青吃了誠實豆沙包,幾個月前在他的 AM730 專欄說,中國房地產的泡沫十分嚴重,中國樓市總市值已超過 300 萬億人民幣,相當於 GDP 的四倍;而當年日本和美國樓市崩盤時,全國樓市的總市值亦只是 GDP 的兩倍左右而已。

鄧小平說,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以此邏輯,開印鈔機印錢出來又有何不妥?美國金融海嘯後帶領世界潮流大開印鈔機,中國只不過是邯鄲學步而已。這幾年中國人腰纏萬貫,中國經濟奇蹟世界有目共睹,數以十億計中國人成功脫貧,中國走向小康社會。如果這是因為狂印銀紙而成就,那麽狂印銀紙沒有什麼不好,相反,狂印銀紙可以說是功德無量。中國人會如此對你說。

但是,天下真的有免費午餐嗎?一個國家的經濟真的可以憑空靠印銀紙來推動嗎?享受過開動印鈔機、看着白花花的銀両從天而降的快感,「就好難翻轉頭」,以後只能飲鳩止渴的沉淪下去。萬惡的美帝難道和香港人一樣相信「共產黨萬能論」,不知道中國其實一直以債養債?當然不是。只不過你中國「充大頭鬼」,這些年來印錢派街坊,歐美世界沒有拒絕收錢的理由。飲鳩止渴只有死路一條,今年美國總統當奴侵一聲令下,決定對中國「做嘢」,先打貿易戰,下一輪就是貨幣戰。貨幣戰一開打,便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死期。「出得嚟行、遲早要還」,但中國人憑什麼來還?

濫發貨幣是亡國先兆。不用說其他「國情不同」的外國例子,也不用探究「時代不同」的陳年歷史。單單看中國這百多年來的兩個政權:晚清白銀流失而濫鑄銅錢、民國在抗戰慘勝後濫發金元劵和銀元劵。研究一下兩者的結果如何,就可以預見中共歷史的宿命。

 

[1] 「認識支爆」系列(之一):是信心問題,也是銀根短缺問題 –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8/17/19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