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業無成情最怯 – 代序(四)

卻說少年毛╳東曾改寫西鄉南洲「男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死不還」詩向乃父述志,詩云:

「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
 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

寫作背景,共黨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毛泽东年谱》,與《毛泽东思想研究》雜誌上〈关于毛泽东赠父诗的考证〉一文,各持一說。前者謂一九一〇年秋,澤東十七歲,「考入湘乡县立东山高等小学堂读书。在离家时,抄写一首诗留给父亲」。後者以湘鄉縣城距離毛家所在湘潭韶山僅三十公里,且族中麓鍾、宇居二老已說服澤東父順生,毋須為詩如此;六八年一場老人座談會上,澤東兩表哥文澗泉、文東仙又憶述,是詩係一一年暑假,澤東負笈長沙湘鄉駐省中學堂前,「寫了這幾句話夾在賬簿子裏,後被他父親看見了。」

改動之處有二,一曰「男兒」改為「孩兒」、一曰「死不還」改為「誓不還」,其餘兩句保留原汁原味。「男」與「孩」同為平聲、「死」與「誓」同為仄聲,依舊合律。變「男」為「孩」,易一字而點明收件人,可謂文抄諸公中高手;唔敢「死」、只發「誓」,可見詩人當年尚知誠信可寶、生命可貴──儘管五六年叫人「百花齐放丶百家争鸣」係佢,一年後變臉「引蛇出洞,聚而歼之」又係佢;五七年提議中國犧牲三億人民為社會主義陣營贏得原子戰爭、嚇窒「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其他與會同志係佢,五八年下令「鼓足干劲丶力争上游丶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农工业生产大跃进」餓死人民公社內數以千萬計「非正常死亡人口」又係佢……

心存忠厚言之,第二句諱「死」,未嘗不是詩人不欲勾起父母「畏其不壽」念頭,出於孝心。以「批判性思維( critical thinking )」言之,第三句不改「埋骨」,難圓前述「仁者見仁」之說;進一步「知者見知」,詩人甚至未必「立志」在先、未必好學,全詩均為「出鄉關」、不顧「桑梓地」而去之借口。

然而唯物論者終竟亦勸人向學、勤學。西哲齊澤克( Slavoj Žižek )嘗言,或問馬克思、恩格斯、列寧仨要老婆抑或情婦,馬氏要老婆,恩氏要情婦,列氏欲兩者得兼,曰:「當老婆問我成日去咗邊,我可以話去會情婦;而當情婦問我去咗邊,我可以話返屋企搵老婆。」欲知其真去處,對曰:「搵一笪寧靜之地,學習!學習!學習!」流動共學課室許寶強老師歎曰:「認真咁搞革命,就必須爭取時間去學習。如果革命係一種有計劃、帶願景嘅實踐,咁爭取時間認真學習自然就係當中一種務實行動。」

又有此一說,謂人之異於禽獸者其中一端,在人體不急於性成熟,蓋人類需時學習。至於學習與繁殖孰輕孰重,余非科學家,不得妄語,庶幾可免言禍。然則以我之不學,搏敵之好學,筆者未見其勝也。固請讀者三十歲以下,志於學;三十歲以上,仍志於學;行有餘力,則以學文、學夫詩。是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