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普保粵

歷史記錄消滅了的文字語言文化民族。其中,有自我消滅的;大多數都是被強勢者消滅的;例外的、特殊的,有在意圖消滅別人中反被別人消滅的(如滿族)。在廣東和香港的粵語,正處於被北方胡漢普通話消滅的狀態中;因為北方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之爪已經伸進香港,所以,在香港也不例外,2016年2月,香港無線電視取消原本在高清翡翠台的粵語新聞,改為普通話新聞,並配以簡體字幕。

為此,香港人正在奮起抗普保粵。

民族語言是民族載體
語言是民族、思想、文化和文明的載體,共同的語言是動員該語言使用群體的有效工具。所有新國家建立都是用共同使用的語言作動員工具,集合起巨大力量。

正常一個民族必須有這個民族的獨特語言作載體,這個民族才能存在;民族與民族語言相伴存在。同樣是常態,一個大民族的另一部分人,因為不同的歷史經歷,因為共同生活,因為共同利益,因而有共同感情,互相愛護;這另一部分人會形成不同於原民族的新民族。例證是,新加坡華人原是中國漢族的一小部分,現在是一個不同於漢族的華族。同理,香港人現在已經是不同於自己的前身原北方漢族的獨特的香港民族。加上廣東香港有南越國的歷史根源,連人種基因都與北方胡漢人不同,香港人的民族認同更有理由,更有根據,更堅定。

一個獨立的民族要建立自己獨立國家尤其是有堅實基礎,有堅定自信的民族;是很自然合理的事。香港獨立是用源於廣東話又獨立於廣東話的香港話;所以,香港話是香港民族、思想、文化和文明的載體。

要消滅港獨就要先消滅香港話這一種港獨語言載體

前西方獨裁魔王希特拉有一名言:「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今有希魔繼承人和實踐者香港教育局長楊潤雄以普代粵,即以普滅粵。

以普滅粵並非共產黨在香港的教育代理人楊潤雄首創。原本客家話天下的深圳已經成為「煲冬瓜」殖民地;「煲冬瓜」通行廣東,廣東小孩不識講廣東話也有人在。廣東人不識講廣東話,即廣東人被消滅的預境極可能成為事實。

今天見到的是香港孤島有志士抗普保粵;他們就是如今被人叫做香港本土或港獨的政治派別。如果這一孤島粵語能保留下來,或許是粵語之幸;若不能,一億二千萬人母語的廣東話就人間蒸發了。

楊局長以普滅粵的理由是:「全世界中文發展將以普通話為主。香港一個700萬人的社會用廣東話學中文,會否令我們失去優勢?」。他用香港利益來恐嚇香港人,意圖用物質利益收買香港人的精神利益。他的作為可否得米?

事實得出的答案是:適得其反。正因為有很多楊潤雄之流無事搞事,撩事鬥非,所以才出現本土、自決、港獨。局長之所以要撩事鬥非,一是利之所在,投共媚共得利是人盡所知的常識;二是奴才本性顯露,在皇帝轄下的一地方小官,焉能不表孝忠!以皇帝的官話取代香港地方的香港話,是政客們的無本政治生意,是有賺無蝕的買賣。

如果有人以為楊潤雄之流們的以普滅粵只是語言之爭,那就大錯特錯了。他們是奉旨(未必是組織上奉旨,但內心、精神上難免不是奉旨)消滅香港本土文化。

消滅這些文化目的是:配合中共專政,在教育層面下手,透過洗腦教育、改寫歷史、統一語言。通過把香港話統一於北方漢話,培養出奴化的愛國愛黨年輕一代,並消滅代表香港意識的本土派和港獨派。

他們的賣港行為,香港人,尤其是青年人自然發出強烈的抵抗聲音。這是教育局多番出現諸如國民教育、普教中、篡改歷史教科書等爭議等等,與香港人爭拗的原因。楊局長期望市民、學生多以普通話作日常溝通用語!這是楊潤雄一錯。這一錯是罪行。二錯是,楊潤雄只看到香港一個700萬人的社會用廣東話學中文,沒有看到全世界有一億二千萬人的母語是廣東話。楊潤雄活生生的港奸形象呈現在香港人面前。

其實,如果楊潤雄們不作賣港奸犯科,提倡學好普通話,以之作為香港人與北方中國人溝通交流的語言,沒有甚麼不對;學好廣東話和學好普通話沒有甚麼矛盾。

以上講了以普滅粵,現在是進行式;提醒人們注意的是殘體字取代正體字;已經是完成式。政治上,共產黨製造了一國兩制,在文化上共產黨用殘體字取代正體字,造成了一文兩體;共產黨不但在政治上犯罪,在文化上也同樣犯罪。

現在在語言上犯罪:消滅廣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