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大嶼,香港人直通無間的單程票

首先,我要好強調一點個「嶼」字,必須要讀做「罪」,唔好讀「如」,如果你要反對個計劃,記得咁樣。

重點係我反對「盲目嘅基建工程」,特別對依家嘅政府係缺乏規劃估算,對國際局勢風險評估不足,而政府亦無需要向港人負責任,特別當仲有更多方法,去解決所謂土地問題個陣,我會反對進行,呢種高風險嘅不必要「基建」工程。

香港產業單一化,社會進入高齡化,稅基狹窄,面臨各種不同風險,而香港係喺今年財政年度,先進入一萬億財政盈餘,依家就決定要預計動用一半盈餘,係完全冒險嘅事。

有人問我:「點解你反對用環保同保育,去作為反對理據?」我唔係反對,而唔贊成作為首要理據,講兩個現實俾大家聽

1.九成香港人唔知環保嘅價值
2.九成香港人講錢先會聽

為左去遊說大眾,將重點次序安排一下,我唔覺有乜問題,而且要一個政府,實施環保政策,無錢好難去做,包括補貼,規劃,建立配套等等,都係由政府投放資源,環保嘅先決,係喺「穩建財政」同「民眾普及認知」,而兩者香港都嚴重缺乏,所以先用財政為件事嘅核心,比起環保更有影響力。

充足而豐厚嘅財政儲備,對香港黎講係「救命繩,但同時候因為呢個政府,就算擁有呢筆「資產」,我地都難以有效運用,更用得適得其所,而明日大嶼背後嘅政治任務,比我地想像更多。

由二零零七年中共十七大上,港澳已經被納入規劃當中,其實由個陣開始,中國就已經對香港有一定打算,特別當董建華帶頭,要求發展東大嶼填海,我更加相信依個係政治先行,大於規劃先行,除了本身佢係人大副主席,過往佢作為特首,係殺局一事,已經試過以「改善效率」為名目,實則係「政治任務」削弱民選體制嘅權力,減弱民主黨勢力,此事係得到鍾樹根證實,所以當董建華落力宣掦,好難唔質疑「明日大嶼」係政治意圖,大於實質規劃。

而更令人產生疑心嘅地方,係林鄭對於東大嶼嘅規模同幾時加大規模,林鄭係表達一概唔係佢主張,但我地都知道,施政報告係特首同自己班子,為未來最少一年內施政作出報告,而依家係表示同自己無關咁,可想而知呢部份嘅內容,對林鄭黎講,就好似做返政務官,上面叫佢做乜,佢就盡責咁做。

林鄭用玫瑰園計劃比喻「明日大嶼」,但玫瑰園計劃明確係圍繞新機場,加強各大幹線同各區交通能力為主軸,但「明日大嶼」呢?就只係為了「居住」同「土地儲備」為主要目標,甚至連自己定下可容納目標人口,係會工程期間就會達到,我哋係未計對財政、航運、海洋資源、環境、勞動市場各種影響,政府就已經「心意已決」咁樣。

而完稿前,連陳茂波都走出黎放風,香港每年都有能力應付上百億工程費用,如果必要時,甚至香港可以因應工程舉債,亦顯示到政府係對工程開支設為「未知數」,或無設上下限嘅支出,完全係擺出「不成功,必成仁」嘅樣,更重要係正如上文講,係毫無計劃同預測,甚至各種風險,執行人唔清唔楚下,我相信佢地連基本法第一百零七條都忘記: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

當然,我無天真到覺得政府會守基本法,因為佢地可以搬龍門,為咗令東大嶼上馬,甚至好似高鐵咁,交出虛假數據同假大空預測,交出大量數字,令到大家無法簡化,無法簡潔有力咁向公眾揭示工程問題,然後無法凝聚民意,係立法會幫助下,可以順利上馬,甚至政府用今日嘅經濟狀態,去預計未來廿年,但結論都可以係表示:「以香港收支狀況同儲備下,足以應付該工程。」所以切勿隨意用107去反對明日大嶼,除非你肯定該工程會令香港出現嚴重赤字,否則根本就無得用107去反對。

所以點解東大嶼要同中美貿易戰掛勾?因為如同上文,政府一定會用盡所有渠道,將焦點放係「香港一定應付到支出」,甚至利用反對派,將焦點集中係支出問題,而回避香港逐漸失去西方信任,而中國因為貿易戰會連累香港,係非常大機會發生,只要香港無法係兩邊作出平衡,或局勢唔容許平衡,香港經濟就會受到打擊。
確實要反對「明日大嶼」切入點好多,但最重要係產生「共嗚」同「危機感」,所以係經濟層面著手會較易,畢竟香港人最明白嘅災難叫「金融災難」, 對我黎講,我更希望透過「明日大嶼」,令香港人醒悟一個事實,如同我或何人可所言:香港人靠嘅從來唔係中國,而美國為首嘅西方陣營。
當份報告一出,最多人嘅反應係:「我地點敢生仔呢?」因為大家好清楚,份報告係對未來係有「摧毀性」,份報告唔係根據香港所需,而唔係為香港人嘅未來去寫,而明日大嶼係最有象徵意義,係犧牲香港嘅根基、香港嘅生態、甚至香港嘅未來,換一塊不必要嘅土地。

其實不止東大嶼,觀塘噴水池、元朗天橋、第三跑,都係同樣嘅情況,為左用工程換取金錢,定釋放剩餘產能,都係幫香港換一個地獄返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