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業無成情最怯 – 代序(二)

薩摩西鄉氏,世為當地大名島津家臣;島津氏襲隼人餘勇,天正(西元一五七三至一五九三)年間一度雄踞薩摩、大隅、日向、肥後、肥前、筑後、筑前七國,幾乎統一全九州。慶長五年(西元一千六百年)關原之戰爆發,十七代家督義弘或多或少自恃「山高皇帝遠」,負氣仗義投西軍,與日後就任征夷大將軍、開創江戶幕府嘅德川家康作對。戰後,東軍將領各有封賞;島津氏未如毛利氏慘遭家康削去歲收八十三萬六千石之領土,惟小懲大誡少不免,義弘被逼隱居,傳位其子忠恆,其國世稱薩摩藩。按上文「石」字又作「擔」,香港語言學學會粵語拼音方案(粵拼)表為 daam3 ,為東亞多國衡量糧食之單位。江戶時代(西元一六〇三年到一八六八年)二百餘年間,島津氏、毛利氏等外樣大名備受排擠,參與國家大事之權利遠不如貴為將軍家同宗啲親藩大名,以及關原戰前即效忠德川家之譜代大名。

天下大勢至慶應二年(西元一八六六年)一變。按日人所謂「天下」,僅指日本內地。其時薩摩藩得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左輔右弼,與桂小五郎所代表、幕末另一雄藩長州不計元治元年(西元一八六四年)禁門之變、征長之役前嫌,結為薩長同盟倒幕。按長州藩即關原戰後毛利氏僅餘三十六萬九千石封疆,包羞忍辱二百年有餘,固宜同仇敵愾。不出五年,薩長聯軍標榜「王政復古」,一舉推翻德川政權、還政明治天皇,史稱戊辰戰爭。隆盛、利通、小五郎三人厥功至偉,世稱「維新三傑」;空知屐底寫上「薩賊會奸」字樣啲「志士」,則不知所終──九天九地,殊堪今人引以為戒。

隆盛一介寒士,明治六年(西元一八七三年)以正三位陸軍大將辭官歸故里,與市井小人言之亦可謂佢衣錦還鄉。「男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死不還」,斯言未過其行;「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兩句,其生之悲壯、其死之淒美,恰為註腳。明治九年(西元一八七六年),政府頒行「廢刀令」、開展名為「秩祿處分」之改革,舊武士階級頓失身分與收入;復猜忌隆盛設立以安置士族子弟之私學校啲師生將作亂,遂派員到鹿兒島縣掠奪縣內草牟田火藥庫,激出事變。隆盛聞訊,一為武士、二為弟子,知其不可而為之發動西南戰爭清君側,兵敗介錯身亡。

身後十二年,始得赦免,遺像屹立上野恩賜公園至今。荷李活電影《最後武士》尾聲,湯告魯斯( Tom Cruise )代隆盛之化身勝元向明治大帝獻刀,願陛下勿失自我、勿忘根本( forget who we are, or where we come from );帝問及其最期,對曰:「將告以其生涯( I will tell you how he lived )。」可知古今中外愛隆盛人格之熱之厚。

隆盛前半生流放三地,流奄美大島、流德之島、流沖永良部島,不忘言傳身教村童讀書識字。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大抵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千里之行,第一步總不離「志於學」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