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堵到被圍 – 香港人,食兩家茶禮時代結束了

基本上,當彭斯發表完個演講,美國已經將中國正式定性,對美國嘅全面威脅,已經唔係喺軍事上競爭對手,或在潛在威脅,而係全方位威脅,最重要係依家美國國會,民主黨都認同呢個行動,當兩黨有呢個共識,左右意識型態都阻唔到,就算川普無法連任,我相信民主黨都唔會選擇急煞車。

大概背景就係咁,而老實一句,泛左支黃到建制,所有有「公權力」、「影響力」嘅人,依家都無人敢講一件事:「美國必定會向香港開刀。」

先講一句,我唔覺得美國會「單靠」民族黨嘅請求而行動,而係等更適當嘅時候,更好嘅機會先出手,我自己估計,當要用處理香港,去圍堵中國嘅時候,我相信係美國會係「整合盟友意向」或「重整各大國組織」兩大方向處理好,就會有所動作,實行圍堵中國。

簡單講就係,我上一篇文咁講:「香港會俾人踢西方以外。」

呢個可能性係可預見,正正係咁,泛左支黃到建制都唔會同唔敢,去講或討論呢件事,泛左支黃唔講係一貫嘅作風,因為講呢啲「無彎轉」,又無得「戴頭盔」嘅議題,佢哋會避而不談,因為無論採取邊種立場,佢哋無法喺「中國人」同「民主人士」,以及「香港人」呢啲身份取得完美平衡,所以佢地會避而不談。呢個議題唔會令選票增加,相反只會顯得佢地無能。

而建制有兩種,一種係投共個派,緊貼中國步伐,唔會作出異議,盲目和議所有中國主張;另一種就係投機者,佢地認為支持中國,最確保自己利益,但佢地又唔想緊貼中國,就好似張華峰評論上市公司有黨委,佢講到學習近平無所謂,但影響公司發展,同市場經濟未必需要,呢個就好典型投機言論。

但對於香港會因為中美衝突,因此畀大規模制裁,佢哋暫時都唔敢講,最少連有「香港公司」,因為支援中國監控系統而被制裁,我地都好難係主流媒體睇到,因為呢啲事件,一旦變成公開討論,一定令香港人對中國動搖,最少係政府「未有能力控制言論」,或「未有能力令不滿情緒消失」前,我認為建制派都會選擇避而不談。

或者你已經諗到乜嘢係「大規模控制言論」,或「不滿情緒消失」,就係將不利中國政策,或動搖港中一體嘅言論同人與物,完全壓制同消除,我哋喺中國角度諗,香港係中國命門之一,但相反而言,亦係中國現在最大嘅「缺口」,如果呢場全面衝突,去到最後嘅局面,就需要令香港都要成為「一國」當中,避免香港俾對手利用,而同樣地,如果美國整合盟友意向,要確確實實圍堵中國,就一定封死香港。

我地一定要明白處境:「當香港利益同國家安全,要兩者取其一嘅話,香港政府一定係取後者。」

「香港會因為中國被圍堵,而畀西方制裁」呢個可能性,其實係好需要放上水面,因為呢樣嘢係會衝擊全港,例如「香港關係法」被凍結(樂觀),甚至被取消(最惡劣局面)、在各大國際組織,香港嘅成員身份被取消、失去獨立關稅地位,信貸評級下調等等。

當呢啲情況發生時,會發生乜問題,將會係值得大家探討,甚至你可以用呢個前設,質問依家嘅政府、權貴、議員,佢地有乜「具體」方法同理據,去避免情况發生,或當發生左嘅話,佢地又有乜準備,我地需要將一個現實放係全部人前面:

「唔好再幻想香港可以食兩家茶禮啦。」

一直以黎,太多人依然覺得「回歸」後,香港可以同以前一樣,好似韋小寶咁,又可以做天地會嘅人,又可以做康熙嘅紅人,食盡兩家茶禮,但如同民族黨所言:「不欲捍衛香港自由,卻又拒絕付出投共的代價, 將來必無爾等立錐之地。」

只係,係林鄭月娥呢兩年黎,從來毫無顧忌外國看法,一律以主旋律先行,我相信「香港被踢出西方」,呢件事隨時係佢任期內發生,如果一但發生,一定會激發香港人不滿,到時候有乜方法應付?中國已經教左林鄭:「國家安全」

以前香港係圍堵共産主義一部份,而今日我地可以感受下被圍堵嘅感覺,大家準備好活在「共產主義陣容」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