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的「底氣」,是要靠撒野撒出來的

在英國的一個香港問題論壇裏,一名央視女「記者」突然瘋狂撒野,對與會者嗥叫著「漢奸」、「反中」,最後被邀請離場時更掌摑了一名論壇的與會者;事後獲鄰國外交部全力護航,網民更將之封為「女戰狼」。「中華民族」復興之氣焰空前大熾,大國崛起之榮耀一時無兩。

魯迅遺訓:要不憚於用最險惡的用心揣度中國人。中國人的每個小動作,背後都藏掖著一個巨大帝國的血腥和侵凌,還有一種無知的有恃無恐,像一大片張牙舞爪的妖魔之影,卻濃縮在人身上,借「民族主義」之名隨時舞動。如果以為該名「記者」真的是愛國心突然發作,一時衝動而使用野蠻行為,那就未免太傻太天真了。他們的愛支病,向來都是經過精明的計算後才會以撒野的方式發病。

匍匐在千年來的極權壓逼之下,一條正常的垂直脊樑是否存在,實在值得懷疑;但中國人腦子對趨避利害的計算能力,是在多次政治運動後,大浪淘沙屢經考核鍛練而成的,那倒是實實在在的。在哪裏撒野、向什麼人撒野、如何撒野、撒野有什麼好處、撒野之後要不要負上責任……向來是中國人充滿小農心態的短暫生命裏,幾乎無時無刻都在思考的問題。

中國人很清楚,柿子要挑軟的來捏,君子可欺以其方,對文明人撒野才可以獲取最大利益。在英國撒野、掌摑英國人,英女王不會大喝一聲「放肆,人來!」然後五百刀斧手齊出,將人斬成肉醬。但要是在中國,這樣做怕是會瞬間被失蹤。所以,你什麼時候見過有中國人會為割讓海參崴(現在是俄國領土,叫符拉迪沃斯托克,意思為「征服東方」),而在中國官方活動向中共示威?為中國政府統治下種種人禍向中共抗議?應該沒有吧?很簡單,因為真的會死的啊。

中國人知道,自己的祖國,遠遠沒有那些「亡我之心不死」的列強寬容。因此,活在一個從來不講個人權利的食人國度,中國人甘於活得扭曲如蛆蟲,但只要出國,踏足文明地區,卻喜歡滿嘴「自由」、「權利」的說過不停,用別人定下來的文明規矩為自己的撒野行為掩飾。而不幸的是,他們通常都會成功。畢竟,文明地區很少會有勇者無畏骯髒,願意親身下場和一頭豬摔跤肉搏的。所以,這一點必須搞清楚:撒野精神,重點從來不在「忠心」、「愛國」,而在於欺善怕惡而已。

英國可能太遠,就說說香港吧。香港的主權被移交至中國,本來就是中國以武力脅逼英國,在國際間撒野所導致的。而近年來中國人來香港撒的野,難道還少了嗎?中國留學生撕毀大學民主牆標語,就說這是自己的表達權利。一生人從來沒有在中國有過民主選舉,卻在香港說學生會會長不民主,不代表自己。每一次,都是利用別人的文明規範,有風駛盡艃,只要受害者不撕破臉皮反抗,他們就可以橫行無忌。中國人愛國的「底氣」來自哪裏?對,就是來自撒野。只要夠不要臉、夠橫夠霸,誰能奈何得了他們?可以說,比起溫良儉恭讓、仁義禮智信,撒野、欺善怕惡才是「中華民族」的核心精神。

這次的央視「記者」在撒野的表現上可謂圓熟老辣、無可挑剔,已然深得「中華民族」欺善怕惡的撒野精神之精粹,稱得上是真正的「龍的傳人」。這樣的人民、這樣的國家,如果香港未來真要「人心回歸」,第一件事要學會的,就是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