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有一日,香港必定被踢出西方之外

開始前,想問一個問題:

「如果有天,全世界將香港和中國視為一體時,我們要如何自處?」

對,現在對全世界來,「對華」已經成為國家議題,不論是受「中美貿易戰」影響、還是受「一帶一路」影響、甚至對國内「華人社群」態度,中資在當地活動,都係一個重要環節。

如果客觀來說,由:
1. 以「漢化」和「文明」之名,殖民及清洗藏蒙維,及其他文化。
2. 在新疆建立集中營。
3. 迫害各大宗教團體。
4. 打壓及虐待異見份子。
5. 從教育系統中,建立黨至上洗腦系統。
6. 武力威脅東海週邊國家及台灣。
7. 以借貸同金援發展為名,干涉或經濟侵略他國。

一切行為其實不亞於納粹德國同蘇聯,只係中國無威脅世界,準確來說係「無威脅歐美日等國」,最少係習近平上台前,這些利爪收得很好。

我們要承認,當日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戰略,加上係「聯中抗蘇」環境下,與及「改革開放」大方向,係成功令百廢待興的中國,被「打造」成「世界工廠」,從而令中國係短短廿多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我們必須理解這個情况,先會更了解:「為何各國對應中國步伐不一?」

無他,又是一個利字。

無論如何恥笑中國,或中國正面對「經濟衰退風險」的情况下,「中國市場」依然是各國公司重視的一環,你看看Google,Facebook,Apple等公司,當世界未有一個等同的「新市場」下,依然有很多公司,認為中國人口同市場,係一個商機和龐大市場,個情況可以說:「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就算明知中國市場有一定風險,但在利益面前,依然有大量外資,嘗試從中國市場中分一杯羹,這個正正就是各國政府同公司,為何難以對華同調。

某程度上,川普在貿易戰中,最有象徵意義的事,就是令外資企業在華的風險提高,只要該公司的產品是「中國製造」,就必要會被抽重稅,因此推動了各公司加速脫中,或將生產比例下降,但這件的影響不是兩三天看到(其實可以留意聖誕節前後的生產情况)。

簡單來說,只要各國各企業,都擁有在華利益,這張檯就算川普反了,也不代表其他國家,願意用相同力度去跟進,因為利益這回事,你不能要求他人平白損失。

不錯,如果要反制中國,就必需令「威脅」大於「利益」。你知,我知,中國知,全世界都知。所以近年中國,不斷加強對外民間統戰,拉攏華商,成立親華遊說集團,談起這點,我會提起董建華— 曾經有一個說法,為何董建華會成為其中第一任特首,主要是由當年救助東方海外開始,董建華同中國關係緊密,最重要是在香港人當中,董建華係其中一個,因為航運業的地位,有能力和各國元首往來的人,因此被選中為第一任特首。

如果以上說法成立,我們就會理解董建華辭任特首後,為何依然受中國重用,因為董建華的人脈背景,有助中國對外統戰,特別是「一帶一路」背景下,由此窺探包括由孔子學院,四處收購外國資產,亞投行,投入外國基建,從此中國的統戰規模大概。

以前我有一個說法 — 中國在全力投入,令自己的經濟體系大到不能倒,一倒就要全球一同受損。到了今天,假設中國發生經濟衰退,甚至經濟災難,到底會在全球經濟做成多大影響?這個是留意中國政局,都會思考的課題,亦都是當川普全力打貿易戰,而各國無法同步的因素之一。

「你有本錢承受兼取利,但我未必有力承受。」

但只要當美國有能力,成功遊說多數國家克服以上兩點,對中國採取同樣措施和力度,當這日一到,中國一定會受到重挫,但結局是中國打開門户,還是鎖國閉關?這個難以估計。

無論那一個局面下的香港人,「自保」的空間都很少,因為最嚴峻的局面,在內我們的政府會抱著和中共生死的決策,不斷抽空港人資產,香港的儲備會被轉移,甚至為中國做白手套,然後另一邊香港人被中國同化,清洗、打壓

而在外,香港要面對,因為「香港是中國一部份」被各國採取相同待遇,失去「獨立經濟體」地位,各方面失去特殊待遇,甚至作出相同的制裁,這些都有可能發生,而當西方世界褫奪香港的「經濟地位」和「特殊待遇」,「香港」就會失去基礎。

對,香港有今日,是建立在「西方承認」,而不是祖國庇祐,當香港失去「西方承認」的地方,就會失去利用價值。

這天終有日到來,我們必須有心理準備,這段黑暗時期,沒有最黑,只有更黑,要讓香港翻身,就必需有一群人擺脫大中華,堅持香港人身份,只是……

當香港人都敗壞香港人身份時,這樣又如何呢?這是另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