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崩壞

時至今日,我們都把中學、大學以至其他的學府打造成形形色色的企業了。我們確實做得很成功,我膽敢說其他城市未必比我們做得更好。我們亮麗的把商業社會的邏輯和功利主義帶進校園,然後大肆推廣,使其發揚光大。我們為本應純樸清幽的古建築塗上了金黃色的外漆。

而難以否認,這種見利忘義的營運手法確實為我們帶來了好處,像是增加收入、減少資源錯配,也把那些虛無縹緲的學術浪漫趕盡殺絕,變成一個一又一個量詞。

如是者,中學的校長、大學的教授就都被貶值成為卑微的辦公室文員,整天也只是神經兮兮的在管理帳目,或是在撰寫計劃書以申請那些少得可憐的資助。而在年末,他們則需在管理層面前跪下來回報成果。最終,讓充滿尊嚴的學府成為販賣文憑的特賣場。

不過其實這也無可無不可,我們的教育制度真的是非常擅長為求職市場提供專業人士。現在,遍地的學位,一大堆進修課程,林林總總的證書實在讓老闆們喜不勝收,他們隨意就可以選定人材,計算成本,衡量得失,並取得更大的利益。

不過,整個社會是否就只充滿精打細算的會計師、充滿效率的工程人員、治病的醫生、處理社會問題的社工、能言善辯的律師就好?當我們希望下一代有能力克服人性的黑暗、隱惡揚善,擁護真理,捍衛正義,追求比滿足物慾更高尚的情操時,我們注定會失望的。因為學術與主導一切的市場相反,本質在於不求利益,就是當知識不再為實務作奴隸,化為無法被量化的經驗和犧牲時,人性的美才能滋長,長遠來說才是對我們最有利的東西。

刊於︰2018年9月18日《am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