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黨禁後 – 他日宣揚「兩制」也是威脅國家安全

我信有一日,我們宣揚維護「一國兩制」,都是威脅國家安全。

我會問大家一件事,到底所謂「兩制」的「制」是甚麼?我們看看第一章第五條:「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如果生活方式,包括社會制度,法律運作,政治架構,價值文化觀等等的話,我會說一切定義都會改變。

等於十年前的人,不會想像到手機會改變人類生活;二十年前的人,不會想像到網絡會改變社會;三十年前的人,不會想像到電腦會改變世界。亦不會想到蘇聯解體後,會出現一種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無錯,「生活方式」等一切會隨住時間改變,根本無法「不變」,所以中國才會從「政治」、「教育」、「科技」、「文化產業」去改變香港一直以來的習慣,文化,價值觀,簡單來說就是:「赤化」

只是正如我所說,生活方式可以改變,就算我們高聲疾呼現在被人赤化,但只會被政權份子不斷迴避,低調去處理,又或者直接說港中一家親,左膠說要大愛包容,沒有誰比誰高尚等等,根本無人可以定義到「生活方式」,這一大片灰色地帶,就是港共任意赤化的根源,更不用說「資本主義制度」本身和民主自由,根本無絕對關係。

所以未來或現在的人,要以當初對「一國兩制」的期望,去和中國說要遵守「一國兩制」癡人說夢話,因為除了「一國」大於「兩制」,就是「兩制」除了「資本主義制度」,其他都沒有白紙黑字,去規範甚麼東西不可以變,更不用說「生活方式」。

其實由西藏扎西文色因為藏文教育,接受外媒訪問、到維吾爾人長老穆罕默德·薩利·阿吉被監禁至死、他們做過甚麼?他們只是維護自己「身份認同」,及相關文化,甚至「生活方式」,但中國已經視這些行為是「威脅」,對於中國人來說,你的身份只可以由「政權」賦於給民眾,當民眾去嘗試自行去賦於和追求,就等於「威脅」國家安全。

好多人覺得民族黨因為港獨被禁,但實際來說,由一六年篩選到今日黨禁兩年來證明,無論是民主自決、公民民族理論、港獨、歸英、總之「強調香港主體」的主張,嘗試繞過或否定「中華民族」、「大中華」下的「身份認同」就是威脅,當這系列的主張,被政權取締、禁止後,甚麼「結束一黨專政」、「愛國不愛黨」還可以避嗎?我相信之後教廣東話、堅持正體字、要求直選,維護個人利益都可以威脅「國家安全」,然後你去說這些是「一國兩制」保障範圍,但正如我上文所說:「『生活方式』等一切會隨住時間改變,根本無法『不變』」。

而香港人最迷信的法治,在所謂「基本法」面前,根本是可笑的一件事,因為所有事都不是法庭決定,而是人大決定,只要中國覺得要改變,他們就會叫人大開會去進行釋法和修改,這種權力是不會改變,甚至我相信主張改變這個架構,未來都是威脅國家安全,你去看劉曉波的下場就知道。

如果看保安局的說法,他們的立場是覺得民族黨實際在進行工作,可能大家會說很多話,例如說陳浩天只是講獨,無實質武力威脅,但中國歷史上,太多個靠「講」而成事的人,如孫文,毛澤東當初也只是講,最後中國變了甚麼?有時候,政治主張比我們想更大威力,更大威脅,所以為何要重判梁天琦,壓迫陳浩天,甚至禁止整個眾志?因為中國不會讓人有機可乖,那怕是乳臭未乾的一班人。

所以問題不是做甚麼,而是說甚麼,你說話有潛在威脅,就是要清洗,白色恐怖就是這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