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以法治港

近日在面書讀得一則回應練乙錚教授評論文章之貼文,於此引其中沒段–『查實當香港易幟一刻,港人(尤其當時被冠菁英的飯民)就督促時任政府堅守「中英聯合聲明」賦予的一國兩制,一見河水侵入井水,即提「中英聯合聲明」告上國際法庭,事件一旦告諸國際,睇中國怎向國際申辯,不管其結果如何?港人就得認,沿此路進,敢信今日香港不會落得如此下場!信乎?』。

巧合同時又有報導指英國外交部,向國會提交有關「中英聯合聲明」的半年報告,並向傳媒重申聲明仍具法律約束力。

因上列兩則事件而勾起筆者百思不得其解之疑惑,常聽不少自命為港籌謀的菁英份子標榜香港係法治之都,香港今日尚見的平穩成就祇憑法治,兼且北大人也信誓旦旦保證以法治港,既然如此,何解該等菁英親睹河水日益侵蝕井水,不論係民生、文化、社會等等,他∕她們最崇拜的法律亦無一幸免遭受侵蝕,唯此亦無動於衷 — 當中更有不少法律專家大狀,祇見坐以待斃。法治,法治,迷信法治一眾,無見北大人莫視聲明,隨意修改香港基本法?無見北大人獨斷每日一百五十名大陸新移民的審批?

更荒謬的是隨意增加超出每日百五的數量,又有銅鑼灣書店洗頭艇事件等等不一而足,這些違法行為,大焉者更可能抵觸聲明。北大人違法行為絕非始自今日,這些菁英何以不替港人據法力爭?甚至擺上國際法庭申訴。實非不能也,孰不為也!所謂香港菁英多屬中國大一統左膠,為了要為中國留情面,要不敗中國之名,就此犧牲香江普羅大眾的福祉!

香港人可會就此認命嗎?不會吧!今日尚可團結港人督促政府依法治港,督促這個政府堅守「中英聯合聲明」賦予港人的權責,當北大人對港行事有違聲明時,就要不管使用任何方法,力促政府提請國際法庭裁決,督促香港政府完整的依法治港,不容偏頗。緊記這份保障港人的「聲明」,其有效期祇剩廿九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