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廣場,就是黃之峰的最大心結

左膠對「公民廣場」懷有一種情意結,認為非取不可。

【別再把人民拒諸自己的土地!】 學聯回應警方聲明

學聯以及學民思潮於9月26日發起「重奪公民廣場」的行動,目的在於回歸屬於人民的地方,行使和平集會的自由。公民廣場一直是屬於人民的地方。由反國教運動、到電視發牌事件等等的社會運動,市民都透過這個廣場表達意見,連結公民之間的連繫。然而,今年7月,政府以「提升防禦能力」為理由,於公民廣場加建三米高的圍欄,並宣告一般人士於夜晚不得內進。所謂「提升防禦能力」,正顯示政權赤裸裸地以強權抵制人民的聲音,打壓社會運動。政府面對民意不但不正視群眾,反而把公民廣場圍起,這種做法沒有任何的道德基礎,只是自恃掌握武力而實行的措施,是一種制度暴力。

(節錄自2014年9月27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別再把人民拒諸自己的土地!】 學聯回應警方聲明〉

公民廣場過往曾經是反國教集會、撐香港電視集會、以及幾次遊行的聚散地。我不了解公民廣場有何魅力,令黃之峰非取不可。但站在黃之峰以及其左膠朋友的立場,卻可以理解。

公民廣場就是左膠的烏托邦,在這裡,他們對群眾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反國教集會黃之峰一夜成名,然後解散十萬人,撐香港電視集會時更舉辦過空前的萬人小組討論會,這裡成就左膠的夢想。政府封鎖公民廣場,傷透左膠心,因此他們千方百計都要取回公民廣場,取回失落的十萬人號召力。左膠心中唯獨公民廣場不可取締。重現過往那個十萬人和平集會的景象比一切都來得緊要。

2014年9月26日,學聯所謂罷課來到第五日最後一日,學民思潮於同日發動中學生罷課,聚首添美道。然而人數不理想,據大會宣佈,早上只有1500,晚上高峰期僅只3000人。這個數字遠低於2012年反國教十萬人集會,顯明學生運動不舉。那夜他們在公民廣場集會宣示反對國民教育科,人山人海,何其壯麗,更影了一幅十萬人交叉手的相,好讓他可以對著相片自瀆;今日人數不如以往,是他們不解的心結。

解鈴還需繫鈴人,黃之峰等人深信公民廣場到手就天下佢有,故此發起重奪公民廣場,號召群眾為佢加冕,重奪昔日反國教的光輝。

一切起源於左膠對公民廣場的眷戀。一些虛幻的象徵意義。

細數左膠對象徵意義的沉迷:

反國教黑絲帶;黑Tee遊行;黃絲帶;雨遮;我要真普選標語;階段性的勝利等等。

2014年6月,泛民主派舉行「毅行爭普選」,由凌晨出發,發起人之一陳健民受訪是表示,毅行是寓意黑暗走向光明。對,整個活動除了創造寓意之外沒有任何實質作用。

2014年雨傘革命爆發,原本黃之峰御用作罷課象徵的「黃絲帶」,連同起初同以遮擋胡椒噴霧的「雨遮」被圖騰化,扭曲為民主象徵,後來更結合成「黃雨遮」等,膠力加倍。在此之前,黃之峰在2012年指定過「黑絲帶」為反國教圖騰,可見其本人何其鐘情於寓意和圖騰。

雨遮被圖騰化,千百人誤信其有各與和平穿透坦克的威力。2014年11月30日學聯號召「行動升級」,幾千義人衝出龍和道,有很多人神打上身只携一把雨遮上前線,誤信左膠邪教慘遭警察打爆頭。圖騰的極化,令民眾忘記革命的本質,散播愚昧,累人累己。

雨傘革命‧佔領運動,佔街就是成件事的本質。就如提倡佔領中環的戴耀庭所指,以佔領街道為籌碼威脅政府,取得政治利益。然而左膠卻敵不過尋求寓言和圖騰的心魔,2014年10月13日,佔領已達十幾日,此時黃之峰竟提以金鐘道換公民廣場,指要「取回市民的公共空間」,他不惜瓦解佔領區,都要在公民廣場尋回他熟識的氣味。

雖然最後未能得嘗所願,但即使他得到了公民廣場,亦不代表往後會做甚麼行動。集會唱K交叉手就是左膠行動的最高形態,沒有更高。一旦警察來清場,左膠就會呼籲民眾前來反包圍,延續那個不夜城,繼續沉醉於紙醉金迷的K歌之夢裏頭。

公民廣場,就是黃之峰的最大心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