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決」議題堀起皆因港人對中共難捨難離

雨傘革命是香港當代史之中最關鍵的事件。研究雨傘革命會得到好多啟示,尤其是香港人政治意識的改變的脈絡。雨傘革命後,「民主自決」議題自立法會選舉憑空出現,前所未見,更開拓出異於傳統「泛民主派」的「自決派」,傳統泛民主派的選民亦頗受落,紛紛轉投自決派,仿佛「自決」就等如激進一樣,人人注以希望。然而,「民主自決」為何物?「自決」概念又從何而起?一切答案,盡在雨傘革命史之中。

1.「民主自決」與「民主他決」

自古以來香港的前途都是為中共中央主導,不由香港普羅大眾話事。香港人以往所做的一切,都是隔山打牛,口頭呼籲中共改變對港決策。以下為周永康於2014年9月26日的發言,且看學聯秘書長的取態。

「學生今次罷課,就係希望我哋都要行前一步,同其他香港人一齊,話畀呢個政府聽,係,你咁無恥,但係我唔會認輸,我唔會認命,因為你嘅權力,係因為我而家容忍你咋,我唔容忍你,你就要落台架喇!(台下歡呼) 呢個亦都係大家一路以來講話公民抗命,或者不合作運動嘅精神同埋精要。當我哋全部都唔合作嘅時候,呢個政權,仲擁有佢嘅特權咩?佢嘅特權自然會倒塌!」

(節錄自2014年9月26日晚周永康於命運自主台發言)

話說如此,你未曾看見有關人等做出任何實際行動去推翻政權,他們所要的只是獨裁政權的良心發現。一路以來的所謂民主運動,就是表達訴求,向政府乞求民主,實現民主的主體在於政權,而非普羅大眾。雨傘革命之中,人人在十一升旗禮叫人「唔好落中共面」、圍人鏈阻人衝突升旗禮,學聯同政府官員辯論、嘗試上京直接同中共官員談判,以至政改否決後泛民的重啟政改三部曲訴求等等,無一「自決」,只有「他決」。因此市民的行動宗旨只為感召共產黨良心發現,而非感召人民起來革命。所謂的爭取,只是爭取政權落手執行,絕非自行爭取成果。說到底,就是與虎謀皮、對牛彈琴、緣木求魚。他們深切相信共產黨會賦予香港人民主,因此要做的就是媚共,討其歡心,「唔好落中共面」。

本土派搞的是「雨傘革命∕起義」,從926到鳩嗚光復;泛民主派搞的是「雨傘運動」,928起計瞓街79日。「雨傘運動」被清場,斷絕了乞求民主的道路,泛民主派的黃粱一夢幻滅,驚覺民主只能夠自己落手做,不能靠中共飯來張口。因此相對於以往乞求共產黨的「民主他決」,他們提出了「民主自決」。

2.港人愛中共

自幾十年的「民主他決」夢醒,自決派以「民主自決」主張而自豪,自以為激進,然而一切都落後於本土派∕港獨派∕革命派幾十年。「自決」是理所當然的,掛在口邊更非常態,要反省的是為何以往幾十年,香港人都迷失於「共產黨會畀香港人民主」的幻想之中呢?說到底,是因為香港人太愛中共,愛不釋手,離捨難難。他們對中共的愛戴,早就超越對自由的渴求,通通在2014年10月1日表現出來:

(編按:以上皆為2014年10月1日凌晨網民對民眾蘊釀衝擊十一升旗禮的意見,網址:https://goo.gl/dafv6U)

2014年10月1日,群眾運動白熱化,蘊釀衝擊十一升旗禮,期求再下一城。然而事前在網上的喝止衝擊的留言鋪天蓋地,甚至現場有人圍人鏈、拉鐵馬去保護金紫荊廣場前的警察防線。重閱當日的網上言論,根本不知道他們做的是甚麼一種群眾運動。從留言當中,可見港人對中共之愛戴,甚至超越世間所有情理。「民主自決」之「激進」,就是遭共產黨清場後因愛成恨,發自內心的自革思想,其革命性不是由外間事物來定奪。因此愈愛中共的人,就愈覺得自決主張激進。不過在我看來,只因他們太落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