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是專為皇御用之學、之人,沒有皇帝就沒有儒市場或價值;所以有皇帝時儒必擁皇帝,無皇帝時儒必造皇帝。儒今天之大任是擁為帝。

為了在民主世代造皇,儒就得用民主語言為皇帝服務。儒之民主語言就是把皇帝說成偉大領袖。怎麼樣理解「偉大英明」呢?秦始皇、華盛頓、毛澤東、習近平、奧巴瑪、特郎普…只要你認為需歌頌,就沒有一個不是偉大英明;記在歷史上或有相反判定;但是,還是有偉大英明的記載。

皇帝書記等等所謂領袖,基本上有兩種類型。

第一類 -「我決定我做你們的皇帝」

決定做別人皇帝的權力從何而來?硬的方面來自打江山贏了;軟的方面是謊言和欺騙。這一類型大體上有血統繼承(秦始皇及其後數千年皇權傳承)和指定接班人(共產黨的書記主席)兩個分支。

第二類 -「民眾決定委託掌權類型,即民主類型」

民主類型必定是有限任期制;極權專制獨裁可以是任期制,也可以是無任期制。在當權者有制衡力量時,多行任期制,以便可以輸流分贜以消解矛盾。在當權者沒有制衡力量時,多行無任期制。習近平睺準他集權獨裁成功,沒有現成挑戰者的時機,就力推無任期制。

不論專制皇權書記權,還是民主掌權者,都有它們掌權的一套理論為其服務;且各國都有因應其文化國情民識的理論。中國民主理論和共產黨專政理論是由外國輸入的。共產黨的一黨專政理論極容易和中國原有本土天命皇帝理論相結合而產生毛式無法無天政權(權力)。相對而言自由民主人權就缺乏土壤。但是,自由民主人權是普世價值,所謂普世價值,就是它普遍適合每一個人,普遍適合人性或者說,人性就是普世價值的土壤;正因為如此,所以能對專制獨裁摧枯拉朽。

中國原有為皇帝服務的一套理論:儒學。

儒學是為專制獨裁皇帝服務的理論,因為今天中國雖無皇帝之名的皇帝,但有書記主席之名的皇帝,所以儒學相應興旺。皇帝書記主席需要儒學為它服務,儒棍需要有皇帝書記主席恩賜,他們販買的儒貨才有被利用價值、才有生存理由。所以,儒學政治目的、生存需要就必須追求一個專制獨裁皇帝書記主席的國度。

為了其政治目的,為了其生存需要,儒棍必然把歷史和現代、今天的儒置於道德極高位,比之如堯帝的偉大,等同天之高大;賦儒者以聖哲內涵和形象。如果僅此而已,也沒有甚麼大害,問題是絶大部分儒棍都把今天的大獨裁者擺在等同堯帝的偉大位置;這就大害了。

在帝害極之嚴重,皇權已經復辟的今天,儒棍大談堯舜、大談偉大領申目的何在?

儒棍,就是專制獨裁權力的奴才;儒學本質就是御用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