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公民,曾經為香港其中一個激進派的社運團體,自從和提携他們的黃毓民鬧翻而且指後者「叛變」、被仇思達(無敵神駒)揭破其附屬媒體《熱血時報》在線觀看人數造假,以及其立法會議員鄭松泰指其政黨「扮本土派」、將支持者網上「清算」盤菜瑩子、黃于喬等人的行為合理化和指出市民「白痴」的錄音聲帶流出後,這群鼠輩已經淪為網絡界以及政界的過街老鼠。然而,他們沒有自我反省,反而將這些問題轉移至批評他們的人和組織以圖轉移視線,誰知反而令自己愈來愈人見人憎。早幾天,仇思達在書展公眾地方被黃洋達以及其一眾「熱狗」圍堵、推撞、出言侮辱甚至恐嚇仇以及其朋友,行為猶如黑幫叫陣;曾經因為黃毓民而支持這群鼠輩的筆者,也認為這群垃圾是應該被社會用選票去消滅的。

這群垃圾不但可以和一手提携他們的人翻臉,甚至可以反過來說自己的師父背叛了他們。教主黃毓民一直希望以自己多年來的人脈以及社會地位培育新一代參與政治,包括培育黃洋達這個普通電視台編劇和一個亳不起眼的社運組織的領袖,讓他以人民力量的名義參選立法會選舉九龍東地區直選,為了這個人教主和很多人和朋友鬧翻成為世仇,例如因為黃洋達不承認自己是人民力量成員但又以人民力量的名義出選一事和蕭若元鬧翻,甚至要再一次離開自己一手創立的政治組織。對熱血公民和熱血時報,教主沒有一秒對不起這群垃圾,包括一起在年宵和書展合組攤位,而普羅付出的比起熱血為多;在上屆立法會選舉走遍全港九新界離島,就是為了讓鄭松泰、鄭錦滿、陳云根以及黃洋達等人能進立法會,連自己的選區也沒多留時間拉票,結果最後連黃毓民本人都落敗,只有鄭松泰能進立法會。

這群社會上的失敗者因為無法接受失敗,然後在網絡不停發動「清算」,不停滋擾大部份他們認為是令他們敗選的人和對他們發動網絡欺凌(特別是教主身邊的人,譬如MyRadio節目總監Marco、毓民秘書陳金等),最後因為黃毓民停止對《大香港早晨》的節目資助以及在一篇文章裡指斥他們的清算行為,最後竟然清算至提携者身上,更多次在節目指出是毓民「叛變」、「反骨」。這是欺師滅祖、出賣同道的行為,本來已經是天理不容,特別你們這群人如果不是黃毓民,根本就沒有人會認識你們,「尊貴」的鄭松泰議員根本無法當選立法會議員(同時他在議會裡的表現強差人意);現在更經常大言不慚地說「黃毓民叛變」,這更是天打雷劈,幸好「沒有黃毓民,我們什麼也不是」已經在一眾垃圾身上出現,你們反骨的報應就是一眾熱狗出醜以及淪為要靠黃毓民刷存在感的廢物。

然後,他們連民主最基本的精神是什麼都不懂。熱血公民以及陳云根以為自己是香港的救世主,以為香港沒有他們香港就會倒霉,陳云根更經常怪力亂神以及以為自己是香港的「國師」,企圖用一些模糊的理論去搶奪香港本土派的話語權(最後證實他們不是本土派),這本來是一種中二病得很的想法;他們在上屆立法會選舉接近輸掉選舉,只有鄭松泰一人當選,他們就立刻顯得不能接受失敗似的,陳云根不停指出要「皇天擊殺」他口中的「偽港獨」(泛指本民前、青年新政)外,熱狗們也好像發了瘋一樣不停找代罪羔羊以及在選舉前後抹黑、批評或嘲諷他們的人(熱血公民社區主任黃敬業/陳到曾發表一張清算名單,列出所有令他們敗選的人/組織),然後發動網軍一個接著一個「清算」(網絡欺凌),盧斯達、仇思達、盤菜瑩子、黃于喬、女僕Cafe、周豎峰等人無一倖免,連曾經是自己人的法國佬(張珈衍)、李政熙兄弟等亦不放過,更要干預MyRadio節目運作及編採自主(例如不停攻擊MyRadio節目群組以及騷擾節目總監Marco),最後清算清到黃毓民頭上。

筆者想說的是,熱血公民根本連民主最基本的精神也沒有放在眼內:尊重選民的選擇。即使你認為香港人是港豬或受泛民雷動計劃影響而不投票給你們,你們終究也要尊重選民的投票意向,不能因為人家不投票給你們而四處撤野,不停對一眾敵對或不跟隨你們路線的人進行網絡滋擾和欺凌,這樣你們跟你們(曾經)討厭的共產黨有何分別?他們這些清算行為,根本就是視民主精神為無物,同時他們亦與黑幫組織無異。

總的來說,熱血公民就是一群鼠輩、烏合之眾,他們欺師滅祖以及如黑幫般攻擊不同路線者,熱血公民以至一眾青山城邦那有資格去說自己正直?筆者希望熱血公民布能夠早日亡黨,同意亦奉勸熱狗早日悔改,找一份正正常常的工作去做,重新過應該屬於自己的人生,不要再與建基於金錢和利益的騙徒為伍。

圖片來源:西環趕膠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