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惡了,不是我的國!

厲害了,我的國!這一思潮並非憑空出世,而是習近平的憑空自信、五毛御用文人營造出來的阿Q類的產物。有了這一阿Q類自信,於是出一個阿Q式真理:中國是500年來唯一可能超越美國、超越西方國家的大國。

厲害了,我的國!這是劇毒。

這劑毒藥誤導國人,人民唯一追求的是:強國!然而這個國不是民之國,不是合法統合法之國,而是共產黨私國;在共產黨私國這一政治現實下,強國就是強黨。請問一條村,惡霸搜刮村民暴富,村民水深火熱中,村女成了強盜私家妓;惡霸同時僱養了一支強勁私家軍。你說,是這條村強了富了,這條村村民強了富了,還是入侵這條村的強盜強了富了?「厲害了,我的國」倡導強國,着意隱匿最根本的事實與真理:強民!人民的權利、人民的權力、人民的富足。相反,是把弱民作為強國前提;犧牲民益、民利、民權是強國的根本。面對這樣的一個國,我要說的是:厭惡了,不是我的國!

先弄清楚基本事實。中華民國是承繼大清法統的合法政府。先有中華民國,然後才有外來邪惡勢力在中國培植的分裂中國的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顯而易見、不證自明: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非法政權。

如果要講真理、講道理、講道德良心、講事實,你就必須承認:中華民國才是全中國人民的祖國(國家、政府);那個分裂祖國的外來邪惡政權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我們的國。外來邪惡政權強力地統治着我們,在強力高壓下,人們失去了反抗能力,不得不在行動上屈從這個邪惡勢力;可是,有些人不但行動上屈服了,而且思想上也認同了:認同共產黨邪惡外來政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為祖國。

這是因為政治是講實力不是講道理真理的遊戲;於是認賊作父成為常態,更進一步成為範式,把違德反德視作道德常規,甚至是道德模範;所以,好多人都把共產黨邪惡分裂中國的偽政權視作中國的代表。

但是,清醒的人有的是。他們(我們)認為這個國不是我的國,是貪官污吏的國、是權貴資本家地主的國、是共產黨階級的國、是黨皇帝的國…面對統治着我們的那個共產黨邪惡政權中華人民共和國,我要說的是:厭惡了,不是我的國!

悲哀之處是,不是我的國強行管我,是我的國管不著我。

我一聽到甚麼厲害了我的國,我就驚恐;因為這個厲害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厲害地打殺剝奪有我在其中的平民百姓(時興說的低端人口);這個厲害正嚴重傷害到我,所以我心驚。另一方面要與世界強國比拼,比拼目的不是國之偉大,而是黨管國的偉大,即管國黨之偉大。這一厲害損害自由民主世界,起碼是製造麻煩,而我精神上是自由世界一分子,所以這一厲害損害我。因為那個不是我的國,卻要強行損害我,所以我一定要說:厭惡了,不是我的國!

在自我鼓吹、出口轉內銷把戲下,一股樂觀驕傲的情緒彌漫開來,於是出現了表達這一情緒的神話:厲害了我的國。厲害了我的國論的理由是:中國現在的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都分別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因為明顯地違反事實,於是,退而求其次的理由是:中國是500年來唯一可能超越美國、超越西方國家的大國。

厲害了我的國論者是一批五毛御用文人,他們意圖諫請他們的皇帝製定和執行厲害國策;鼓動狂熱的民族主義情緒,在惡性互動中,他們自己也頭腦發燒,不知所謂,幻想着他的國厲害了;這才有厲害了我的國這一金句。他們有一個中國特色的思維邏輯:貨幣、經濟體量和人均GDP,到高科技產業、製造業創新能力,再到軍事實力,中共國都無法與世界第一的美國,於是他們說:從長遠看、從整體看、從戰略看,總有一天,這個世界是中共國第一,美國第二。你說它是義和團再世也好,說它是阿Q再世也好,說它好大喜功也好,說它盲目自誇也好,牠們有的是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再把這一想像力轉變成為自信,於是給你一個中共特色的邏輯結論:害怕了,美國!(跪下了,美國!…);這個結論的相配對一面就是:厲害了我的國。

美國為甚麼要打貿易戰?貿易戰只是政治戰中的一個經濟戰場而已;其它還有思想文化外交科技等等戰場。

政治戰的核心是自由民主普世價值一方與專制獨裁皇權價值的鬥爭。若捨棄枝葉只看主幹,人們會發現人類史是有權的少數與無權的多數鬥爭,直到出現了現代民主才開創新局面:代表多數的民主統治。

現代民主出現,並沒有完全徹底改變少數人統治和多數人統治之間的鬥爭,反而添加新鬥爭內容:代表多數人統治的統治者變成少數人,統治原來的多數(再加入失權者);這一模式常見於民主政治初階。所以,少數統治多數,多數力求成為統治者是政治史的主流。這一理論是不是證明民主永遠失敗,徒勞無功?非也!

民主為類創下豐功偉業:知識、訊息、權利、權力不斷下移!民主理念和制度下不斷增加平民百姓的權利,最終到今天出現人權、政治權利的現代理念,或者說普世價值。這個事實說明,民主量在增加中,多數人的統治的含真量在增加中,終有一天民主理念成為事實。

今天在中共國出現了和批平的聲音。可以有多種角度評論,其結論當然也是多種的,其中的一種是:厲害了我的國論是專制極權集團內的現代義和團想活吞美國的表現,批評者是扮豬食老虎。兩者同時出現,厲害論可以安撫五毛,讓他們的狂熱情緒得以發洩;批評聲扮豬食老虎,麻痺美國和西方國家,從而可以得實利。

思考一下,厲害了我的國思想之源何在?

請看,這就是源頭,習近平總書記在代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向黨的十九大作報告時強調:「全黨要更加自覺地增強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保持政治定力,堅持實幹興邦,始終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請問:有了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怎麼可以不厲害?一個有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之大國怎麼可以不是厲害之國?結論是厲害了我的國源頭在習自信,習自信產生厲害了我的國之果。平心而論,習自信遠沒有毛自信有料到;然而,毛自信全世界插遍它的紅旗的結果是史無前例特大災難和特大笑話。

習近平能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