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的愛盡見於咬甩的手(上)- 從香港浸會大學校牧處「栽種生命 澆灌歲月」籌款計劃說起》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九號下午四時四十五分,香港浸會大學校牧處職員捉緊星期五辦公時間尾巴,於臉書專頁貼出募捐啟事一則,謂:「隨着葉敬德牧師榮休,我們不單誠邀大家為校牧處新任牧師之招聘代禱,更渴望各位能關注校牧處今日的財政危機。因着大學不斷發展、領導層的變遷、品格基金儲備的用盡,由本年度開始,校牧處需要自行承擔所有不敷,而來年預算不敷將超過港幣四百萬。校牧處團隊一直努力以基督精神服侍浸大人,實在不想因着資源匱乏而縮減事工、同工及減少服侍對象。我們祈願神的國度能在大學校園中繼續擴展。因此,您的愛心奉獻及代禱對我們團隊十分重要!」

《香港法例》既無慈善團體帳目必須公開之規定,校牧處本身亦非稅務局認可之慈善團體,財務語焉不詳,實屬意料之內、法理之中。亦因此,該處所得「善款」,有賴名列「慈善團體」之大學校方代收──雞髀打人牙骹軟,「大學」如何「不斷發展」、「領導層」如何「變遷」、「品格基金儲備」如何「用盡」、為何「由本年度開始,校牧處需要自行承擔所有不敷」……只好為「尊者」諱一諱、諱兩諱、諱多諱、諱幾諱……不便畫公仔畫出腸。

惟需索之急切,可見於文首「 #年年籌款但今次真告急」、「 #7月1日起要靠校方借錢營運」、「 #一蚊都不能少」等 hashtag ;其中「 #校牧處一直與大學生同行參與上主建立他們的工作」一語,該校第五十屆學生會幹事長劉子頎同學頗不以為然,力數該處「身為浸大嘅一份子,勞工外判單嘢又冇出過聲,普通話單嘢又唔出聲」。又責以《彌迦書》「行公義、好憐憫」之義──弗能對。

子頎厚道,點到餘人神聖法衣下「袖手旁觀」一面,即止;然則筆者卻耳聞目睹過莘莘學子將入於井,耶穌基督一名僕人竟推來乃主墓石──俄而井中傳來「沊」一聲巨響,繼以一片死寂。驚魂甫定,謹此據我所知,筆錄時任校牧葉敬德博士「佔領語文中心」案中所作所為如下,留史家一道線索、傳後世一紙備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