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浮城,扎根香港

一個特金會,沖散普羅大眾對梁天琦等入獄的關注。

其實,侵侵與肥仔恩歷史性會面,跟香港有何直接關係?「一地兩檢」二讀通過,香港逐步被赤化,捨本逐末去理會國際大事,忽略香港本土困境,這樣做健康嗎?

當然你可以想一大堆藉口,諸如「香港人要維持國際視野」、「大陸化太難避免」等,但如果你決定以香港為家,很難想像你會關心侵侵與肥仔恩,多於梁天琦等。

梁天琦等被判入獄,法官理據極為荒謬,一晚燥動,判刑嚴重過六七左仔、黑警強姦,法治蕩然。

邵家臻問:「1956 年『雙十暴動』後,港督葛量洪即時進行調查;1966 年『九龍騷動』後,港督戴麟趾更啟動獨立調查委員會。結果顯示中央集權下情不能上達,所以民憤如乾柴,見火即燒。想問特首,就旺角騷亂案會否啟動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

林鄭有何回應?「情況並未達至那樣嚴峻,政府不會成立委員會」、「如果真的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就要調查多年來,到底是甚麼人去灌輸違法達義、以身試法、公民抗命的訊息。」

法院判刑比「六七暴動」時重,即「旺角事件」的嚴重程度超過「六七暴動」。「雙十暴動」的死亡人數比「六七暴動」多,即「雙十暴動」的嚴重程度也超過「六七暴動」。「雙十暴動」政府即時展開調查,按道理,「旺角事件」不可能例外!

連造成 1 人死亡、18 人受傷的「九龍騷動」也有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政府更應啟動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旺角事件」,需要調查這些年來甚麼人去灌輸違法達義、以身試法、公民抗命的訊息不是反對理由!

如果林鄭堅決不啟動,這是否暗示「旺角事件」嚴重程度根本不如「雙十暴動」、「九龍騷動」?那麼,法院判決是否公正即成疑問。

我們引以為傲的法治 rule of law 正式「釘蓋」,香港究竟多少人在意?

梁天琦判刑前寫了一封信 (<寫在判刑前>),其中說:「香港人,特別年輕一代,都不再留戀香港,退居其他地方,香港的未來也就從此有了定數。相反,我們只有扎根這片土地,這裏才有改變的可能,香港也不再是座浮城。」

基於香港過去是個殖民地,「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香港人習慣動輒移民,移民需要看國際大環境,於是好談國際時事,忽略本土。年青一代很大部份亦是如此,這是歷史延續之不得不已。

然而,無人立志「生於斯,長於斯,死於斯」,香港人口就可以隨時通盤轉換,只有香港市民,卻無香港人,謂之「浮城」。浮者,無根也,變動不居也。

「浮城」是抵擋不住鄰國有計劃的大規模的人口移殖,要擺脫「浮」,必須扎根,即以香港為家。

「旺角事件」一系列政治犯,他們坐牢的最大意義,就是打響扎根香港的第一槍。他們要做真真正正的香港人,不是香港市民。

手持香港身份證的可以只是香港市民。林鄭及一眾高官也是香港市民,不是香港人。只有香港人團結起來,立足本土,拒共才得以可能。何謂香港人?在香港土生土長,願意為香港付出,以香港為家,「生於斯,長於斯,死於斯」之人也。

家裡失火,就要立即撲滅,汲汲於別人家破鏡重圓,自己燒焦了也不自知,何苦?

「我們在香港,這裡有希望」,做個香港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