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權社會的現況(之一):新時代中國特色的「依法治港」

兩年前年初一晚旺角「魚蛋革命」,其中三名被告,兩星期前暴動罪成。昨天(6月11日)高等法庭頒下判刑。梁天琦判監六年、盧建民判監七年、開審前承認暴動罪的黃家駒,以共產中文的說法,「認罪態度較好」,獲法官彭寶琴減刑至三年半。法官判刑時說得清楚,「暴力行為背離文明社會原則,亦不能以政治訴求作求情因素。當社會出現目無法紀的行為時,判刑時只需要考慮暴力和破壞社會安寧的程度,法律之下,只有守法和違法人士之分。當時群眾數以十倍警方之人數,無故、近乎瘋狂的襲擊警員,眾多參與暴動的群眾都戴口罩、持自制盾牌,所以肯定暴動是有組織有預謀。」

這段判詞、和對魚蛋革命義士不合過往案例量刑比例的判刑,筆者絕對相信是法官自己的想法。港共政權沒有需要直接給予法庭任何壓力,就可以成功把新時代中國特色的「依法治國」引入香港。高高在上、戴英式假髮的高等中國香港人,對香港這幾年的政治民生狀況,會有多了解呢?上個月底另一個審理魚蛋革命案的法官、觀塘法院主任裁判官郭偉健,審訊時笑稱自己十年沒有去過旺角,不熟旺角地型。長年生活只是進出法庭、出入靠私家車代步的法官大人,在他們心中,犯法就要重罰,哪管你背後有什麼原因?何況體諒你的政治訴求,隨時令自己他日不明不白的烏紗不保。問題重點是,一眾藍血法官都絕不體諒旺角義士對港共政權的絕地反抗。既然罪名是律政司提控的暴動罪,不是以往起訴同類案件的非法集結罪,那就順理成章重判六、七年,殺雞儆猴,亦滿足社會上大部分香港人厭惡暴力行為的民意,何樂而不為?

法律界自己仍然相信香港的司法公平和獨立嗎?筆者認識一位新晉的資深大律師,大家曾經說起公屋鉛水事件政府成立調查委員會的事。這位大狀叫筆者「唔好傻」,不要相信這類調查委員會能調查到什麼,政府做完這些手續後,花納稅人一億幾千萬,最後得益的,只是他們這一行的大律師。諷刺的是,終審法院法官馬道立三天前剛剛說過,香港已經有超過一百個資深大律師了,應該由他們領導大眾了解香港法律是如何運作。難得這位資深大律師坦白地講解香港法律其實是如何運作給筆者知道,筆者這些文章雖然沒有什麼讀者,但也不得不把行內人的心底話分享給大家。

一向自持謹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的公民黨,一眾律師大狀的立場又如何呢?黨魁楊岳橋,每次提及魚蛋革命,都會強調自己不支持以暴力手段抗爭,但又會很乖巧地好像站在抗爭者一邊說:「年輕人會犯錯,但要給年輕人更生的機會。」這句說話對這幾年支持「以武制暴」的抗爭一族,應該比粗口更難聽。但楊岳橋這句話的受眾群,當然不是激進派,而是說給絕對不認同以武制暴的那一群選民聽。他們希望反對派可以大團結,一起用群眾的和平力量,令港共政權就算倒行逆施時也不要太過份。香港的溫和派支持者心存僥倖,到今時今日,仍然以為香港未來會有言論自由的空間。當激進派全線潰敗、銷聲匿跡之日,就是共產黨把香港民主訴求的聲音連根拔起之時。

佔中三子「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三項控罪今年11月18日開審,控罪最高判期為七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到時三子罪成兼判重刑的話,一眾「和理非」的泛民支持者,在哭喪香港已死之餘,大概仍然會不甘心的大呼小叫:「我們咁和平,點解都要趕盡殺絕?」香港人,這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的「依法治港」,挑戰專權政府的管治權威就是犯法,明白沒有?「和平就是我們最大的武器」,說到底,都是武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