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六六諾曼第好漢

踏入六月這個春夏之交,除了1989年北京城內的六四英靈要奠祭外,遠在法國諾曼第的一眾六六好漢亦很值得大家去念記。

1944年6月6日的諾曼第登陸戰,是人類歷史上的一件大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轉捩點,是盟軍能否順利反攻大陸的關鍵。今天要反攻大陸,是因為之前試過失敗而逃亡。四年前的1940年,同樣發生在春夏之交的鄧寇克大撤退,正是盟軍受挫而要撤出歐洲大陸的標記。近期叫好又叫座的兩套電影DUNKIRK(《鄧寇克大行動》)和DARKEST HOUR(《黑暗對峙》),就是以鄧寇克大撤退為背景。DUNKIRK描述了前線士卒在逃亡期間被迫滯留海灘的鬱悶與無助,DARKEST HOUR則以英國戰時首相邱吉爾為中心,從他面對國內政治鬥爭的遭遇,反映英國的國防政策之轉變:由包容軸心國的綏靖政策改為積極軍事對抗。

邱吉爾在1940年6月4日向英國國會發表的著名演說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預視了4年後盟軍在諾曼第的搶灘登陸戰,邱吉爾在演說中展示了無比激情,振奮人心,大大提升了英國人參戰的士氣。

然而,現代戰爭單憑激情和士氣是沒法獲勝的,物資和軍備才是關鍵。英國從1940年的逃跑者角色轉為1944年反攻大陸的骨幹,是因為多得了美國的參戰。1940年美國的孤立政策,比英國多年前奉行的光榮孤立政策更加孤立。面對亞洲皇軍進入中國的戰爭,美國隔了一個太平洋;面對歐洲納粹德國的擴張戰,美國隔了一個大西洋。對外隔岸觀火,對內經濟繁榮,一遍歌舞昇平,叫美國人參戰?咪玩啦。

多得山本五十六在1941年12月策動了偷襲珍珠港事件,令美國的國防政策和國民參戰情緒180度轉變。邱吉爾收到日本偷襲珍珠港的消息後馬上拍爛手掌,因為此役逼使美國佬參戰,勝利女神將要站在邱吉爾的一方。「鳩衝果個一定係鬼!」山本五十六這樣子激嬲美帝,可以肯定他就是美國和英國人的鬼。

戰爭從來都是燒錢的遊戲,相對於軸心國或同盟國諸國來說,美國就好像一個擁有無限資源的國家,只要美國參加其中一方,戰爭天平就會重重的壓向那一方。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的現代全球軍事霸主地位亦由此而來。美國從來不用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所講要學中國一樣坦言向世界宣告永不稱霸,因為美國本來就是霸主,而霸主不是稱出來的,不能靠講,而要用經濟力量、軍事力量,更重要的就是用行動去證明。

1944年6月6日開展的諾曼第登陸戰,就是美國霸主的明證。美國出資源、出軍備、出軍事技術,並派遣大批子弟兵落手落腳去打,戰況之慘烈,在搶灘戰歷史中絕無僅有。20年前上映的Saving Private Ryan開場十分鐘的搶灘戰片段,充份反映戰況之激烈。正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大批在諾漫第灘頭犧牲的戰士成就了艾森豪威爾將軍的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