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時亨發爛渣邊個至開心?

正所謂政治一日都嫌長,從我前幾日構思寫這篇文到現在終於坐定執筆,馬時亨已經唔單只發爛渣埋怨記者問太多咁簡單,這位港鐵主席的柒事接踵而來,睇見就開心。

馬時亨越來越似中國官員,喜歡擺官威,出了甚麼嚴重事故,先不自我反省檢討,反而怪罪於尋求事實真相的傳媒記者,還用一副君臨天下的口吻說不要問,只要信,我話OK就OK。

好!你要中港融合,學足中國官僚擺官威就唔該你學到足,但馬時亨畢竟是香港人,面皮沒有北方胡虜人那麼厚,被人追問多幾次為何「失言」又會心虛,於是拼命找塊遮羞布替自己掩飾。畢竟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官場有一種獨有現像是中國官場所沒有的,就是權貴們動不動就喜歡搬耶穌出來!

亂叫耶穌其實並非香港人發明,晚清太平天國之亂的始作俑者洪秀全,就是拿耶穌作遮羞布的表表者。只不過當今執政的中共犯罪團伙,口頭上自稱是無神論主義者,所以官員們不便做壞事時搬耶穌哥出來壯膽而已,而香港聲稱是宗教自由的大都會,所以怪力亂神之事習以為常。

好一個馬賊子時亨,你要是自持勇猛,有種大擺官威,我都會敬服你是一條好漢,但你好衰唔衰,又抵賴果朝早冇祈禱所以亂講嘢,即係點?你係唔係想將自己比喻為狗仔,耶穌係狗主,耶穌果朝冇幫你綁好條狗帶,所以你就出街亂吠?

馬時亨是港鐵主席,不是中鐵主席,中港有別,Made in Hong Kong跟Made in China的檔次本來是不一樣的。但馬賊子這樣子一搞,香港在1997年後早已臭絕的名聲就更加敗壞,香港人睇到除左得啖笑外,唔知俾咩反應好。問題是,到底港鐵見笑於天下,邊個至開心?

至開心的,莫過於那些在國際市場上跟中國競爭條築天橋興建鐵道的日本企業。馬時亨接連出醜的剪報,就是很好的黑材料,日本企業只要做一個懶人包發給客戶一看,便明白為何要棄中國建築公司而取日本建築。連香港的鐵道部門負責人都可以如斯不負責任,長官意志在前,平民百姓的生命在後,那麼中國的建築公司只會更糟糕!反觀日本有甚麼剪報呢?天皇一個出訪行程令新幹線稍為延誤,天皇鞠躬向受耽誤的國民道歉;日本鐵道公司因列車提早20秒開出而道歉。

道歉事小,背後那種追求準確無誤、以人為本的管理、負責任的精神事大!鐵道是為普羅大眾而設,涉及成千上萬計的人生安全,豈容馬馬虎虎?當然,日本建築公司總會遇到某些國家官吏,他們收了中國的幾個臭錢,見錢開眼,見利忘義,一心只選用中國建築公司而置本國人性命於不顧,日本企業跟這種官吏談甚麼精準安全猶如對牛彈琴,這種生意不做也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