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六(5月26日)的歐聯決賽,利物浦守門員一錯再錯,兩個小學雞的失誤令球隊痛失錦標。這位廿四歲德國籍年輕門將向來信心滿滿,今年初穩奪利物浦正選守門員位置後,便對德國公營廣播電台 ZDF 豪言,不但要長年坐穩利物浦第一把交椅,更要成為德國國家隊的正選守門員云云。不過,稍為懂足球的都看得到,他在場上表現正如他場外接受訪問時一樣,心浮氣躁,毫不踏實,犯了守門員的大忌。今次也不是他第一次犯下極低級的錯誤,但這次卻由他把利物浦13年來首次稱霸歐洲的美夢,白白斷送。

利物浦功敗垂成,責任應該算在重用這個守門員的教練頭上。三國演義有一個出名的故事。馬謖自少才華橫溢,得到諸葛亮的器重。蜀國北伐曹魏的一場重要戰役,諸葛亮不理諸將反對,提拔馬謖為主帥,守禦軍事重鎮街亭。誰不知馬謖自作聰明,沒有按照諸葛亮的部署,亦不理下屬勸告,棄山下水源和城鎮,堅持領軍上山,最後卻被敵軍包圍。馬謖失守街亭,蜀軍兵敗如山倒。諸葛亮揮淚斬馬謖,想起劉備臨終前的叮囑:「馬謖言過其實,不可大用!」強如諸葛孔明,也有用錯人的時候,而這人卻明明有先帝提醒過不能重用。

馬謖就是代表言過其實、自以為是而敗大局的人。這種人,就像7-11便利店,總有一個在附近。如果閣下是這類人的上司,沒戴眼看清楚這類人的本性,貿貿然交予重任,事敗之後也就只能責怪自己。最麻煩的莫過於要和這類人共事,你勸他他不會聽、你任由他的話,就只能共同承擔後果。當晚完場後,守門員跪在原地,雙手抱頭,沒有一個利物浦隊友走上前安慰他一下。大概大家都對他一向心高氣傲、「無料扮四條」嗤之以鼻。

國家級的言過其實又如何?中國由二十年前說開發大西北,時任總理朱鎔基豪言誰先去大西北投資誰就會發大財;到十年前不停說上海快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快會被邊緣化;到這兩年吹噓深圳將成為下一個世界科技中心,直追加州矽谷……一張張空頭支票,從來沒有一張兌現過。咸豐年在開發大西北時說過的話,今天又用來吹捧大灣區;發展上海自由貿易區歷年以來說過的話,今天又用在剛剛開爐的海南自由貿易區;深圳成為世界科技中心?原來最基礎的晶片全都要靠外國進口。還有董建華年代說要把香港「打造」成中藥港、今天習近平指示中央經費要「過河」投資香港科研發展等等。萬變不離其宗,錢投資在香港,最後不是用來炒樓還會投資什麼?香港人會寧願炒樓賺快錢,還是長年累月鑽研科技但隨時血本無歸?

難得的是,不論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空頭支票收得再多,但都沒有對「領導人」的言過其實反感。利物浦教練還夠膽再用那個守門員嗎?諸葛亮錯信馬謖也要上表自貶三級。但中國人香港人都對國家級的只說不做、說了但做不到卻毫不在乎。明知做不到,才不停打嘴炮吹牛讓社會持續亢奮,令說了等同做到,不好嗎?香港極速倒向專權社會、和中國一體化。中國人香港人的共同民族性,就是追捧假大空。

利物浦這位守門員不是說要一直做利物浦正選門將,更要做德國國家隊門將嗎?看看他的結局如何,也就可以預知中國、預知香港的下場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