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今早 (5 月 23 日) 高等法院審理 2014 年佔旺藐視法庭案時,一名強調自己是中國人的唐姓女子,竟在庭內拍照。陳慶偉法官命令法庭書記拿走手機,重申法庭是嚴肅的地方。唐女士如何回應呢?「我喜歡拍照便拍照,我喜歡的話可以與你 (法官) 合照!」

整件事很難說誰對誰錯,你指責她不入鄉隨俗、藐視法庭,她同樣覺得你小事化大、不知者不罪。

重點反而在於:港中兩地價值觀存有這麼大的分歧,勉強融合,真的可行嗎?當香港土生土長人士佔整體人口多數,我們還可以理直氣壯叫中國人遵守法庭規例。可是,假如土生土長者北上工作定居、中國人南來者越來越多,在法庭內拍照或許就要成為常態,從藐視法庭中剔除了。

當港中勉強融合,而港共又一面倒親中,此將直接衝擊香港原有的價值標準,令我們「無所措手足」之餘,猶如身處異域,成一異鄉人。

「不如接受中國人的標準為新標準!」

這何異於自我毀滅?

(二)

無綫重頭劇集《宮心計2深宮計》開播,這是一套與大陸騰訊網合拍的鉅製。上架僅數日,據傳在大陸無法通過審批,被迫下架。

坊間揣測:廣電總局近年嚴打宮廷鬥爭戲 (2013年《人民日報》點名批評《甄嬛傳》「鼓勵以惡抗惡⋯⋯比壞心理腐蝕社會道德」),《深宮計》正好是以宮廷鬥爭為題材,所以無法倖免。

中共意識形態先行,令無綫進退失據。滿以為可在發水市場分一杯羹,豈知賠了夫人又折兵,隨時被騰訊要求歸還投資金額 (逾億元人民幣),損失不可謂不慘重!

在香港,除非劇集帶有色情暴力,禁播很少發生。網上的空間比電視更大。爭產、宮廷鬥爭、商業機構裡的勾心鬥角……雖是展露醜惡人性,但也是劇力萬鈞的泉源 (總沒有人想持續看童話故事吧)。香港過去有創作自由,故能成就出一套套經典。編劇們得以任意揮灑,演員得以演好角色,電視台從不汲汲於自我審查。

怎料中國大陸不是走這一套,節目要「有益於傳播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促進社會和諧,大力弘揚民族優秀文化傳統;亦要充份發揮文化滋潤心靈、陶冶情操,愉悅身心的作用」。無綫一心想賺錢,忽略了對「國情」的仔細認識,結果中伏。

現在許多香港人只知投中國所好,謀取最大利益。他們往往不知道,港中兩地的處事方式有著根本不同。

我們是無法適應強國環境的,發哥「咪搵少啲囉」是有道理的。

《深宮計》被禁播是個很好的教訓。

(三)

梁天琦案,工聯會榮譽會長陳婉嫻在專欄中乘機替「六七暴動」漂白:「當時社會腐敗,殖民地當權者的壓迫充斥着歧視、欺壓,前輩們的出發點是貧苦大眾的利益……」

對中共香港工委打算仿傚澳門「一二.三事件」,藉一場恐怖動亂奪回香港管治權,隻字不提,歪曲歷史!

六四將至,何君堯在立會發言:「見到國家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以經濟安全為基礎,以軍事、文化及社會安全為保障,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託,走出一條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同樣,本人亦相信他們在天之靈欣慰地看到,現在國家抓好依法治國的政策,全力推進廉政、全面反腐敗和堅持以法治國、建立一個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

六四死難者不是追求中國民主化、人民得享自由嗎?今天習帝國自由一天一天收窄,民主遙遙無期,把自己的獻媚強加在六四死難者上,認真無恥!

別的都不說了,要日日忍受一群中國人在指鹿為馬、顛倒是非,大家捫心自問,真能適應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