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

NOW 新聞的駐京記者及攝影師,在早上採訪維權律師謝燕益出席北京律師協會的聽證會時,被多名便衣公安按在地上,鎖上手扣,並押上警車。

政制及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擺出一貫官腔答法:「港府已要求駐京辦入境組處理事件,聯絡該記者及提供協助」。中聯辦王志民:「已向有關部門轉達關注。」最荒謬都算林鄭,「傳媒採訪要守內地法規」、「我不希望大家用這些敵對式態度,一定要用到某些字眼,大家才認為特區政府對這件事關心」。

首先,涉事記者和攝影師如何不守內地法規?假如跟進採訪一傳聞被當權者虐待的維權律師,報導他最新情況,都算不守內地法規,林鄭實際是要駐京記者及攝影師放棄對大陸政府的監督、對新聞真相的追尋,把大陸打壓新聞採訪自由視作理所當然。

其次,便衣公安使用武力干預採訪,徐駿銘要簽署悔過書承認有過激行徑、阻礙公安執行公務後才准離開,作為堅決捍衛新聞採訪自由、重視每個香港人安危的負責任政府,發出一個措辭嚴厲的譴責聲明,實屬應有之義,何必一「用這些敵對式態度」就怕?

況且,類似事件不只一件,有線中國組記者陳浩暉在四川採訪汶川大地震十周年,也被兩名男性毆打。林鄭表示「政府非常關注事件,已經即時向國務院港澳辦以及四川省港澳辦反映關注,要求徹查」,全然無效!要展現出對事件關心,當盡量避免同類型事件再發生,在這裡,強硬立場必不可少。繼續軟弱,隨便說「跟進」云云,人們覺得你敷衍、沒關心過事件,是很正常的。

公民黨郭家麒講得好:「任何文明社會入面,都不能夠容忍暴力對待記者,無論他是香港、外國或國內記者」、「記者已被人打到頭破血流,按在地上,這些動作只會對罪犯做,但公安卻對手無寸鐵的記者做」、「林太稱讚四川省政府『開明跟進』說法是『軟弱無力』,如果林太仍以過往態度應對這事,相信港人將極之失望」。

香港現在何其不幸!政府不敢為自己的人民出頭,只知叫人適應大陸的歪理、畸形的潛規則。

習近平促進中港科技合作,容許香港的大學和科研機構申請中央財政科技計劃項目,支持香港成為國際創科中心,看似吸引,但仔細想想,香港人受了大陸恩惠,經濟民生問題俱依賴大陸替自己解決,港共還能在政治層面上頂撞「阿爺」嗎?創科救港,真相是把港毀了!

李怡先生說:「新聞自由作為第四權,它的主要功能更在於『防止政府任何部門欺騙人民』」(<言論>)。

有朝一日,前線記者在大陸做不到採訪,香港警察亦依樣畫葫蘆,學公安暴力對待、毆打記者,港人將永遠為中共及其傀儡所欺騙,此乃香港有史以來一極可悲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