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西北部城市西雅圖,前天(5月14日)市政府以九比零票數,一致通過對年收入多於二千萬美元的企業額外抽「人頭稅」。未來五年,大企業每顧用一名員工,便要向政府繳交275美元(約2150港元)的稅項。市政府預計每年收入4500萬美元(約3億5千萬港元),稅收會用來處理市內日益嚴重的露宿者危機,包括興建公共房屋。

在太平洋另一邊的香港,又是如何處理土地房屋問題呢?最近香港的「土地大辯論」,港共政府以一貫招數,美其名「有商有量」,叫公眾發表意見,其實一早已經訂好一套政策,請君入甕,引導香港人得出政府想要的結論。2013年底,時任梁振英副手的林鄭月娥豪言,不應為香港人口設定上限,因為2018年起香港勞動人口會開始萎縮。林鄭上任特首後沒有修正過這個說法。

不設上限,是中門大開的同義詞。中門大開給誰?當然是北方數以億計好整以暇的中國殖民大軍了。香港人關注的,通常只是每天150個從中國來的「低端人口」,排隊申請公屋、伸手要綜援。上星期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文件[1],原來港共政府近十年暗渡陳倉,超過40萬「外地專材」大軍已經進駐香港。這種「中端人口」,平均每天110個,直接影響這十年來香港本地大學畢業生的就業前境。中低端人口,每年共有九萬大軍湧入香港,政府公佈未來十年公私營房屋的供應目標為46萬個單位,土地大辯論,唯一的選項,是要令市民同意忍痛逐一剷平香港的郊野公園,大興土木破壞香港最寶貴的天然資源。辯論有沒有截停中國殖民的選項?對不起,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說,社會沒有可能對移民政策很快達成共識,房屋問題迫在眉睫,覓地建屋才是王道。

香港彈丸之地,只有1096平方公里,人口七百多萬,滿街是人。北面一條中港邊界,東南西是茫茫大海,不像外國的城市可以向四週擴展,沒有條件年復一年的中門大開,讓外來人口不停湧入。明明把北門關上就可以把問題解決得七七八八,但港共的政客屁股決定腦袋,要配合黨中央的大灣區發展策略,利用香港人什麼都要效率的民族性,把歪理包裝成有效率,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對香港人說出來。

香港的低端人口,包括在香港難找到合適工作的大學畢業生,沒有經濟能力再在香港謀生,只好北上找工作。港共政權的政策,目的就是營造一種市場力量,間接驅趕本地香港人離開香港。取而代之的,當然是從北方來的殖民大軍了。三年前筆者寫過幾篇關於中共殖民香港的文章[2],匆匆三年,形勢急轉直下,港共政協包括副主席梁公振英明言,香港人快將不再是香港人了,我們都會是大灣區人。

西雅圖的情況和香港有相似之處,一個一百萬人口不到的城市,一年淨人口流入二萬多人。主要原因,是大企業如亞馬遜大張旗鼓,吸引大量高薪一族移居該城;另一個原因,中國資金這兩年來大舉走資,西雅圖是其中一個中國暴發戶至愛買磚頭的美國城市。有錢人把樓價房租扯高,令過萬「低端人口」露宿街頭,其中有家中只有幾歲的小孩子。市政府九票一致支持對大企業開刀,這種左傾的政策香港人大多數難以接受,但背後的理念其實很簡單:大企業對社會有更大的責任,不能只談企業利益,必須回饋社會。

去年底北京也驅趕過「低端人口」。共產黨辦事就是有效率,住在某些窮區的外來人口,三天通知後停水停電,不滿的更有城管招呼,把窗戶打破,進屋內搗亂,蟻民難以反抗,最後只能像動物大遷徙般乖乖的搬離京城。閣下如果對西雅圖民選政府的做法不以為然,中國歡迎您。

[1] 本港近10年吸納超過40萬名外地專才: http://www.etnet.com.hk/www/tc/news/categorized_news_detail.php?newsid=ETN280510516

[2] 港共政府施政報告的「優化人口」政策: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1/14/1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