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民前議員於2012年成功爭得政府向持有三星身份證成年港人回水時,政府提交立法會的文件顯示,獲得最多差餉退稅者係地產發展商。

今年2018年,見政府在心不甘情不願底下,定出選擇性的回水目標,在提交立法會的文件中,同須顯示獲最多差餉回水的誰屬,見文件列首十位,共擁四萬多物業單位,見此不足怪,唯獨驚見一名個人坐擁15645個物業單位,怪乎?相距只有六年,何以有如此大之差別?

物業投資者當知過去六年投資物業必須面對非首置的附加稅,另外近幾年樓價倍增,更見有幾翻者,另加各物業的買賣使費,以平均四百萬元購一單位,就要投入600多億港元,此乃足以支付「大灣區」開發經費之天文數字金額,持此巨款者絕非等閑之輩,更屬投資高手無疑!有話投資必須分散,不可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籃中,然而,在物業投資上决不盡然,此亦置業投資戒律,手握15000多個分散物業,一旦需財或急於兌換現金撤資,是時茲事體大矣!

心水清之看倌會猜度, 焉有傻人肯花600多億港元買入一萬五千多個分散物業,何以標籤渠係傻人?緣因香港物業絕非永久業權,加上2047年後所有物業使用權皆失效,距今只剩卅年,到期重新再議,將來結果今日難料,此其一傻,其二乃物業分散猶如堆砂,醒目投資者應該不會出此下策。除非因負任務托起樓市,又或早知再議結果對其有利(這一點尤見恐怖),更可能這筆錢係從天而降(例如貪污所得),得失對其無關痛癢!

又見近幾年中國所謂黃金週假期,香港公眾海灘滿佈帳篷,人人打崩頭爭佔搭篷度假用地,影照上述個人坐擁萬多個物業單位,如此怪象同現香港,徬觀者見此深覺不可思議!

1967年之前的香港左派人仕,婁婁詬罵港英政府縱容香港藏污納垢,嘗靖香港,以打倒港英殖民政府為志業。易幟超逾廿載之今日香港,新、老港共當家作主,竟然爭相奉承中港殖民政府,老共早忘初衷兼且助造藏污納垢之所,此之謂“孽”!香港呀,香港,香港長此下去,此孽將隨身不移!永遠揮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