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意識從何來?

今天的知識人時尚談培養現代意識的理性公民。但是避諱談及由誰主導培養,如何培養;培養的阻力何在等關鍵問題。甚麼是公民?甚麼是公民意識?這本來是很簡單的概念,被一些知識人複雜化到讀天書那麼難懂。搞到人們對誰是公民?自己是不是公民也一頭霧水。

甚麼是公民?有權利和權力組建一個國家的人,也是這個國家所管治的人,是公民。沒有權利和權力組建自己國家的人,不叫公民,叫奴民。所以,中華民國的華人叫公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華人叫奴民。公民在政治權利上不可分等級,分等級的就不是公民。公民政治權利平等程式表現在投票權利和權力平等。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和執紙盒為生的阿婆的投票權利相等。有誰敢想像習近平和被他折屋的中國人的權利相等?

事實上是中國人根本就沒有投票權利!政治局常委的一票的權利和權力比全國十多億人加總的“票”的權利和權力都要大。沒有投票這一政治權利的人是奴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沒有投票這一政治權利,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是奴民。

是不是公民,由政治事實決定,即國人有沒有權利和權力投票授權組建國家權力這一政治現實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人沒有這一權利,所以不是公民而是奴民;中華民國的國人有這一權利,所以是公民、是國家主人。是不是公民由政治事實決定,不是由憲法的文字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凡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人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任何公民享有憲法和法律規定的權利,同時必須履行憲法和法律規定的義務。

但是眾所週知,無可質疑,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在法律上不平等:人們無法想像權官的權利和訪民的權利平等。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寫著的公民、公民權利、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不但是廢話,更是謊言。

事實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絕不會有公民,只有奴民。

在沒有公民只有奴民的國家,人們分成兩大敵對階級的政治現實之下,有人說朝野有公識:穩定不動亂。這個共識大而無當;以此邏輯推演,人全世界人類也有共識:生存。
我說它大而無當,是因為穩定不動亂可生存的共識與公民、公民權利沒有因果關係。談政治上的平等,必定要談有沒有法定統治階級和被統治階級,然而恰恰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定「共產黨階級」是統治階級,除御用文五毛共特等等之外,所有非黨民眾,都是被統治階級。兩個大階級是敵對的階級!請問,一個國家在法律上不平等的兩大敵對階級何來共識?在一個極權國家,根本就沒有公民;沒有公民,何來公民意識?在兩大敵對階級之下談共識,談公民,談公民意識,不是大而無當是甚麼?不但大而無當而且是騙的謊言。

公民是由誰培育出來的?公民意識是怎麼樣形成的?公民不是不可以由公民之外的某集團、某強人培育出來的!公民是由這個國家的人在組建自己的自由民主國家的同時形成的,自由民主國家建成時,公民就形成了,在組建和監督制衡管理國家,在享受公民權利和盡公民義務中,形成公民意識。民主國家和公民是同一個事事的兩個面。民主國家(地區)是公民的載體,沒有民主國家(地區),公民是幽靈。在專制極權國家談公民和公民意識是荒謬絕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