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收回主權」被批為不精準後,近日「主權移交」亦在政府總部禮賓處網站被刪除。行會成員、全國人大代表葉國謙一貫地護航,指表述更清晰。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則形容有關做法是「政治漂白」。

由「收回主權」到「主權移交」,下一步可能連「回歸」都不准說了。香港從來沒有回歸祖國,自古就是祖國一部份,鴉片戰爭以降百多年的英治歷史,猶如未曾發生。令存在過的人、事、物失去其存在痕跡 (即「被消失」),是共黨向來慣用技倆,今次輪到香港遭殃。

歷史教育與建立身份認同息息相關,港共一連串對用字的修改,以及強推中國歷史,目的只有一個:令下一代的香港人身份褪色,強化其中國人身份。而筆者以往撰文講過,中國大陸始終沒把香港人當成自己人。如此,港共實際等於洗下一代的腦,用「我們都是中國人」的虛假觀念,使下一代貼貼服服做中國人的奴隸、走狗。其心腸之歹毒,不可謂不恐怖!

中共及其傀儡要在香港實行全面殖民,此有別於 1997 年 7 月 1 日前的英殖。

台灣學者吳叡人說:「港英殖民政府一百五十餘年的相對穩定與連續統治在實質上為香港創造了一個以香港、九龍與新界為領土邊界的準主權領土國家的制度形式。」陳雲《香港城邦論》視英治香港為一「城邦國」(city-state)。英國甚至有官僚稱呼香港為「香港共和國」。

尊重這裡的傳統風俗、語言和生活習慣,不惜紆尊降貴,「自己學埋一份」(如金文泰),雖有殖民之名,卻無殖民之實,謂之「名義上的殖民」,跟強行移植一外來風俗、語言和生活習慣 (同時摧毀固有種種),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的「實質殖民」迥異。

「實質殖民」的表表者,當數法國殖民越南。法國為一大陸國家,中共亦然,香港如被全面殖民,後果堪虞!

「主權移交」被刪除的另一邊,是教育局向全港小學派發一份普通話課程配套資料 (《集思廣益:普通話學與教經驗分享》),內裡有篇章形容「香港漢族人的母語是漢語 (普通話)」,粵語只屬方言及「地域變體」,不是「嚴格意義上母語之義」。

該篇章由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榮譽專業顧問宋欣橋撰寫,宋欣橋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漢語專業,1976 – 2003年在國家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 (國家語委) 工作,並曾任國家語委普通話推廣司培訓處副處長、國家語委普通話培訓測試中心主任助理等。

中文大學前高級講師歐陽偉豪駁得好:「一位沒有研究粵語的學者,竟然指出粵語不是香港人的母語。而教育局居然重視此觀點並將之傳給大眾……此謂引用權威未夠精準之一。」

中大中文系教授鄧思穎過去也表示,「香港近九成人都以粵語為母語,粵語作為香港大多數人母語是毋須爭議」、「粵語有音系、詞法、句法的完整體系,是一『真真正正的語言』,這是不需放在社會環境中考慮的」。

教育局長楊潤雄「讓教師看不同學者意見」不過是為殖民政策 (消滅港人語言) 找一遮羞布而已。

整個局面相當清楚,誠如清代著名學者龔自珍所言:「欲要亡其國,必先滅其史,欲滅其族,必先滅其文化」。不准用「收回主權」、「主權移交」,等於滅香港人的史;把粵語矮化,等於滅香港人的文化。這是中共及其傀儡滅亡香港國族 (即全面殖民) 的警號!

中共及其傀儡僅需要栽培順民、奴隸,著重訓練學生思辯、分析能力的通識科被「開刀」(只設「及格」「不及格」、剔出核心科目)就來得順理成章了。

想起蔣介石生前常說的一句話「漢賊不兩立」,刻下要守護香港,就不能向中共及其傀儡屈服、妥協。妄想選舉贏議席可以變天?請看新民黨容海恩如何說,「我覺得議會內外都不應該牽涉太多政治。」未來的議會再無拉布、肢體抗爭、羞辱高官的空間,反對派 (特別是泛民主派) 是時候認真思考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