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中國改革開放未及十年,中共中央銳意加快進度,力倡軍轉民用,釋放軍需製造廠利用既有的精良設備,並配合懂得何謂「品質」的技術人員,生產一般民用物品與及外接代加工﹙例如貨櫃拖架﹚,從此電單車、雪櫃冷氣機、電視洗衣機等充斥大陸市場,更有高級消閒用品例如哥爾夫球棒,高級單車等不同檔次生活用品,其實時下中國規模較大的工廠皆掌握在北方工業、航天工業等解放軍手中之民用企業。

為了填充已被解放的軍需產能,上述各單位的商貿部門,爭相派員從鎖國幾十年的中國趕赴海外學習偷師,當時大多透過香港的代理做中介,同時大陸沒幾條直航海外的航線,每須經香港轉機,由此做就香港成為中國貿易的橋頭堡,因緣際會筆者亦是其中代理中介一員,有一次接待從美國考察經港歸國的一團高幹,因彼此認識多年可以閑話家常,見有新聞紙亦會取來閱讀,其中有一高幹讀得一則政治新聞而揭開時局閑話。

其間有港方同事提出要改變中國,有三項設施必須優先改變。一:要增加通訊設施降低交易成本(80年代在上海、在成都,要接通一次電話往往需要花上半天時間)。二:要擴大航空交通,方便人員流通(中國地勢佈滿巒山大嶺、盤地高原,點到點要經九曲十三彎,兼且建設保養陸地通道成本奇高)。前列兩點令人憶起千禧年伊始,見書店擺有被招入統戰的紀X鳳出書教人做中國貿易之可笑!三:將所有生產企業改成股份制,釋放所有員工收在床底的儲蓄,聚集閒錢擴大資本。當同事提出第三點即刻被其上司大罵曷「癲」的,如此一番時局閑話,事過境遷己卅年,今日中國現像有目共睹,只有上列第三點更為誇張,把股份放到海外上市而已。

前南韓總統全斗煥於八十年代末倒台,隨後繼任人被民眾催迫改革政治經濟(尤其經歷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迄今又係卅年,今日南韓自己品牌製造的汽車、家庭電器,以至電子晶片流通世界久已。然而窮得祇剩錢的中國,充積國富祇虛耗於鞏固元首個人權力,國民又祇顧簇擁今上個人崇拜,號稱共產主義國度而不利用共產得來的國富發展科技,今日尚要面對受罸禁買關鍵零件,導至大部分電子產品將會停業。嗚呼!

昔日亞洲四小龍的香港人,今日可會客觀比照上述兩國,可會從中探究各自因由?又可會從而找出方法挽救香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