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在面書說:「香港人不要文革,毛式的不要,習式的也不要!張曉明要在香港發動文革,林鄭妳是紅衛兵嗎?」

鋪天蓋地的文革式批鬥,當然不會是港澳辦主任一個人說了算,李怡先生曾經指出:「中共對港政策……應該都是自上而下一支竹竿插到底的……很難想像這是繞過習近平定下的方針。」

事實上,從《文匯》《大公》,到港共,再到港澳辦、新華社,至《環球時報》,整場批鬥事件明顯是中共有組織、有計劃部署。譚耀宗跳出來喊「戴不宜在大學執教鞭」、傅振中之流促政府盡快立《廿三條》阻播「獨」,尤其印證中共已全幅開動各地下及外圍組織。張曉明果真有此能耐?筆者更信習近平參與其中。

文革,嚴格說是退居二線的毛澤東,煽動下層青年群眾,衝擊上層黨政機關,以圖奪劉少奇、鄧小平的權。由下向上推翻,故云「革命」。將劉、鄧視為「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欲把二人及孕育二人之一切意識形態、文化思想 (如務實、折衷調和) 連根拔起,故云「文化大革命」。毛澤東由始至終以體制外的革命領袖身份自居,林彪、「四人幫」則為其爪牙羽翼。

今天對戴耀廷的批鬥,是在「習核心」許可下,由上向下壓的,借「『港獨』分子與外部分裂勢力勾連」,刺激大中華主義者燃起盲目愛國情緒,迫逼戴耀廷跪地認錯,同時失去教席。這既與「革命」原意不符,亦跟「文化」沾不上邊。勉強要和文化牽上關係,此乃大家長主義、大沙文主義 (極端的、不合理的、過分的愛國主義) 的表露 (偏偏文革是要清除封建遺毒,講解放講「工人無祖國」,真諷刺)。

中共現在使用的批鬥手法,是文革時期常見的,稱「文革式批鬥」問題不大。可是,謂中共在香港發動文革,未免有失準確,會激怒陰間的毛主席。

有學者提出「亞文革」,這是較為妥貼的形容。依筆者愚見,目前中共更似是回到明清的帝國狀態。徐一夔「光天之下,天生聖人,為世作則」被朱元璋看成譏諷他沒頭髮兼作過賊,查嗣庭「維民所止」被批諷刺雍正無頭,不是和戴耀廷的百辭莫辯相似嗎?

據聞有幼稚園要學生互相舉報,不准在校內講廣東話。告密風在文革很熾盛,其遠源卻可追溯到明太祖,乃至武則天 (《資治通鑑》:「太后自徐敬業之反,疑天下人多圖己,又自以久專國事,且內行不正,知宗室大臣怨望,心不服,欲大誅殺以威之。乃盛開告密之門……於是四方告密者蜂起,人皆重足屏息」)。

浸大劉子頎、陳樂行因爆粗而被校方分別罰停學一個學期及停學八日、在校內進行 40 小時服務令,也是家長主義、「以理殺人」在作祟啊!

中國從來是一個古老帝國,而且是一個喜歡迫害同胞手足的古老大帝國。香港人過去懵然不知,默許主權移交,卒之釀成當前諸種問題。

獅子熟睡,固然可以無恙,但牠張牙舞爪、恢復生氣,我們倒要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