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月前補選,「焦土派」一詞步入主流輿論界之中。然而,在各媒體及網上評論之中,卻對焦土派的主張頗有誤解或未盡清晰之處。鄙人以焦土派自居,認為有必要為焦土派澄清,故特執筆略書一二,拋磚引玉,倘有未盡意之處,望同意焦土的諸位仁人君子再為補充。

「焦土」本指戰爭上的「焦土戰略」,意指自我摧毀己方的有生力量,免落入敵軍手中,為敵所用。自陳雲於年前率先提出香港實行「焦土戰」,將此詞匯帶入香港本地的政治範疇,慢慢出現了一班以「焦土派」自居的人。在此背景之下,焦土的含義自然有所演變。

以香港為主體,以香港利益為念的話,則焦土戰所犧牲的,必然係泛民主派。鄙人甚至大膽提出:泛民不死,港難不止。香港一日有泛民,真正的抗爭永遠不會降臨。

何解?皆因香港局勢,議會路線早已走到盡頭。香港的議會礙於功能組別、分組點票等先天缺陷,本已係「跛腳鴨」議會,此是老生常談。但自從港共逐步收緊議事規則,使拉布等各種抗爭手段無所作為;而泛民又眷戀議席,潔身自愛,不願意用更激烈的方式作議會抗爭,掀起肢體衝突,甚至使用武力來制止暴政,議會抗爭的遊戲已走到盡頭。

再加上一六年港共因政見禁止某些候選人參選,又肆意DQ當選議員。泛民不單絲毫未有將行動升級,還繼續樂此不疲地參與選舉。以「反威權」、「反DQ」但口號拉票,卻不將口號付諸實行,對局勢毫無改進意義。泛民繼續佔據議會反對派的角色,在主流媒體簇擁下佔據鎂光燈照亮的舞台中央,反而為香港人製造虛假的抗爭幻象,七情上面地上演一齣「雞蛋抗高牆」的大龍鳳,成為麻木香港人的精神鴉片。香港人就繼續沉醉於「投泛民=做咗嘢」的心理幻象,自我感覺良好。

是故鄙人大膽斷言:泛民不死,港難不止。惟有用焦土戰略消滅泛民,將他們趕離主流舞台,香港反抗力量才有真正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