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

林鄭接受英國媒體《金融時報》訪問,說:「你可能說我『擦鞋』(拍馬屁),但我必須說,我覺得習主席言行越來越有魅力,越來越令人敬仰。」雖及不上「全美電視台」記者張慧君「當我摸着習主席的手時,有種過電的感覺,不可描述」那麼露骨銷魂,但擠眉弄眼、大送秋波,二人竟出奇地相似。

早在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提出「中環西環行埋一齊幾好」,林鄭已經沒有 say no,含羞答答地默許。有過一次初夜經驗,現在彷彿更加大膽,將來或有更媚共奶共的言論,亦未可知。

林鄭猶如共產黨的「黨雞」。主人要她來統戰香港的反對派,她焉能不乖乖服從?所謂「大和解」是假的,實際是替中共開綠燈表示願意收編民主黨入建制陣營。民主黨「老鬼」沒理由對共黨陰謀一無所知,偏偏資深黨員李華明欣然接受林鄭 3 萬元捐款,並為此高唱一曲《笑看風雲》。民主黨要麼是「很傻很天真」,真心以為敵人能夠做朋友;要麼是向來扮反對,心底裡早有意成為建制派一分子。

當建制派無問題,坦白承認就是,胡志偉卻說,「大和解」是林鄭個人意思,「唔會因為有 (林鄭) 3 萬元捐款後,就改變我哋對佢任何睇法」。如果當初不想和解,為何要讓林鄭出席貴黨黨慶?為何接受其捐款?真金白銀收了,轉個頭大大聲聲重申自己依舊反對政府,這不正是「又要做妓女又要攞貞節牌坊」嗎?

一個是中共的妓女,一個是港共的妓女,誰也不比誰高尚。香港人受一面倒親共的政府管治固然可悲,連反對力量都無法信靠,不再自我充權,就只有坐以待斃,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