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次新界東立法會選舉中,我投下了人生第一張廢票,一次過投給六個候選人。不幸地,很多友人最後都未能跨過「政治安全區」,選擇張開嘴巴,含著范國威陣營的陰莖投票。香港人忍受被虐待的能力,看來為世界上數一數二,可謂無任何族群能及。連個人的真正意願都不敢表達,這還是一個活得有尊嚴的人嗎?

還記得在2016年選舉前,筆者剛好每周都要往九龍塘。選舉前約一個月,每次由九龍塘地鐵站出閘,都見到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和兩三名年輕義工在派發傳單,風雨不改。或許因為人手和資源不足,青政只有旗幟三至四支,沒有飯民陣營的旗海、大聲公和中年拉票軍團。不過,梁頌恆和義工們都很用功,每當有市民經過,立即往前派發傳單,沒有放棄無何一個拉票的機會。

與其他飯民政黨不同,青政等本土派成功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年輕人,為他們帶來的希望和願景,而非口號和口號。否則,又怎會令大量年輕人加入成為義工,無私地付出體力和時間,爭取選民支持?義工們不但用功,意志還非常堅定。投票當日晚上十時,筆者在離開沙田港鐵站,途經巴士總站。正當飯民政黨開始慢慢撤出街站,本土派大批年輕義工,手握着有6號字樣的螢光牌、舉起紙牌和海報、高叫口號,呼籲市民盡快投票。不少義工們的年齡只有十七、十八歲,他們氣勢高昂,滿腔熱誠,完全沒有展露疲態,與對面死氣沉沉的飯民街站,形成強烈對比。

這一刻,我認為自己當日早上投給本土派是正確的決定!因為他們成功打破香港人政治冷感的縮命,年輕人真真正正為了政治理念企出來,無私付出,並為市民提供飯民、建制以外的第三個選擇,這是劃時代的時刻!

往後的事相信大家都知道。本土派被DQ後,飯民自決政棍立即衝出來參加補選,借本土之命,行膠化之事。補選其間,范國威的助選團全無鬥志、欠缺氣勢,好像在旺角街頭派發傳單的時薪嬸嬸,只求派發所有傳單,便收工回家,根本就沒有努力拉票,爭取市民支持。難怪街頭選舉氣氛冷淡,很多街坊都不知道補選。

再者,范國威掛本土招牌的羊頭,以「務實本土」作招來,稱本土不應「停留在幻想與理想的空中樓閣」,而要「從民生政策貫徹「本土」理念」,例如爭取單程證審批權、取消雙非嬰兒居港權、反對普教中等。這就奇怪,立法會議員沒有自行提出法案的權力,又不能參與政府決策,如何影響港共政府政策,貫徹「本土」理念?難道范國威是港共政府的人?明知不可為,卻在政綱提出「務實本土」,就為了永續「爭取務實本土」,做不到就怪基本法第七十四條,不給予議員提出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法律草案的權力,叫市民繼續為其口交,投票給他。

其實,為何范國威不考慮投共,加入政府做官,做港版李登輝,把「本土」理念融入政策?這樣,議席給青政、本民前等代表作勇武「本土」宣傳平台,來個裏應外合,還不錯吧!

筆者認為范國威走錯了跑道,講了一個又一個大話,作出不可能做到的承諾。不要忘記,本民前真的「講得出,做得到」,口講勇武抗爭,手握磚頭抗共。這種貫徹始終的精神和勇氣,范國威沒有!故此,筆者投下了人生第一張廢票,不但是為了向假本土說不,還是向數以千計,甚至萬計的本土派義士表達敬意。試問把選票投給這些飯民政棍,又如何對得住當日為本土派拉票,無私付出汗水的義工?

再見飯民!即使焦土派永遠是少數,我也不介意。一天沒有本土派候選人,我只會投廢票,向范狗國威及其飯民偽自決黨羽說不!

參考資料:范國威-理念

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