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焦土戰略失敗檢討

首先申報,我投票給予工聯會鄧家彪。身為提倡焦土政策者,面對不理想結局,必須承擔政治責任,在此向各位鄭重道歉。

千萬不要責罵以前支持本土派,今次投票給范國威的選民,不要指摘他們「含撚」。請記著當年如果沒有他們,就沒有梁天琦六萬票神話,大家應該感恩。況且本土派崇尚個人主義,沒有義務聽哪一個KOL命令行事。本土派支持者這樣選擇,是包括筆者的倡議人遊說不力而已。

人員流失 -「本土派選民不含淚投票」

坊間流傳一個神話,就是「本土派選民很有骨氣,不會含淚投票」的stereotype。這個理論有三點值得商榷。

第一:自動標籤一六年投票梁天琦的選民為「本土派選民」。當中謬誤顯而易見,我投票給鄧家彪,但支持港獨,其實不是建制派選民。意思就是六萬票當中,有些是激進民主派過檔,他們與民主派還有一絲情誼,關鍵時候回巢支持順理成章。部份本土派選民資歷還淺,不是battle-hardened的一輩。如果以泛民,特別是社民連時代轉移至本土派的「舊一代本土KOL」,好像是盧斯達﹑仇思達﹑巴別塔﹑馬健賢之類的,體驗社民連﹑人民力量﹑泛民本土分家的戰役,洞悉泛民一切,繼而完全死心,鮮有妥協餘地。枱面領袖如此,枱底群眾未必,尤其是雨傘革命之後才參與社運的一代,他們沒有切膚之痛的經歷,游離本土泛民的機會是存在的。

第二:無限擴大魚蛋革命的歷史光環。通常革命或建國後,革命家及其後代會利用該段歷史,建立某種政治結盟,將其塑造為神聖不可侵犯,就類似中共領袖通常是中日戰爭及中國內戰軍事家的子孫。問題是,經過幾十年的時間,金錢權力蓋過歷史情懷,現時中共習近平習權,當年十大元帥的後裔在什麼地方了?成功革命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失敗的魚蛋革命,特別是本土派遭到整肅後,理性者是會蟬過別枝。這裡要特別強調,它只是一種價值判斷,而非是非對錯。可能有人說,這樣對不起義士,現實的確如此,但更現實的是,人要繼續生存下去,歷史的殘酷在於,失敗義士的血是白流的。所以不要誇大魚蛋革命的光環,更加不要以此責難他人。

第三:人會因壓力而屈服。本土派支持者不是鐵人。幾十年前,香港社運先鋒吳仲賢前往中國聯繫民主運動人士然後被捕,他在迫供下簽署悔過書,更盛傳出賣革馬盟。一位激進份子尚且如此,叫一般人如何應對?特別中共連番重拳,令到很多本土派支持者慌亂,隨便需要救生圈,泛民有意無意利用這種情緒吸引他們,面對新的政治局勢(DQ本土而放生泛民),本土派沒有做好情緒管理穩定軍心,表面上攻擊泛民很威猛,事實上不斷流失支持者,就像罷工行動,罷工領袖不斷抨擊資方,實際上罷工者每天都要承受巨大心理負擔,最後投降妥協,觀乎今次本土派KOL的確忽略這點,且意見雜亂紛陳(本土派天生問題),無法逐漸梳理統一論調,是為失策。

道德壓力 -「白票廢票拒投勝過焦土」

人員流失之餘,本土派更要面對投票道德壓力:「投建制有違良心。」於是乎衍生出拒投﹑白票﹑廢票策略。我見到好多KOL都是建議這類。本土派票少,焦土票更少。可惜的是,拒投﹑白票﹑廢票是消極政治,無法左右勢力,懲罰政客打破悶局。請問三一一補選中,有多少白票與廢票?恐怕無人記得,即使白票數量極多,也只是一日新聞而已,它沒有任何殺傷性,不會降低議席民意授權的代表性,政黨也沒有改變動機。所以take side選擇特定立場,才是政黨最大壓力,因此本土派浪費表態機會。

在本土派的眼中,泛民與建制一樣可惡,因為害怕「似乎更差」的建制上台,一直不敢焦土泛民,泛民三十年來就是利用「膽小鬼」理論和選民博奕,所以泛民選舉模式經常帶有一種威嚇手段,即是「益左建制論」,在以前泛民還算正氣年代,幾乎每次得手。隨著兩件事發生,令形勢改變起來:(一)泛民腐敗日益加劇觸目驚心,像中共不能內部改革,只能以外力解決(二)中共連環使出拒絕普選﹑DQ議員﹑解釋法律三大神器,後者引起「立法會無用論」的興起:(a) 議事規則已被修改,「關鍵一席」失效,(b) 政制進入死局,原地踏步或另類選舉,「三分一否決權」失效,(c) 釋法導致「外判立法權」。

焦土論之興起,乃由於「膽小鬼」博奕的所有「派彩」可能(經濟學術語叫payoff)大致相同,令對方有所損失增加己方效用(utility),變成焦土燒毁別人屋企(議席)的零成本行為。黃子華魚蛋論,可以引發少量焦土。進一步完善理論,政治秩序讓建制有決定性優勢(特別是中共運用DQ金手指後),它的資源為無限,議席資源俱為糞土,每增加一席的邊際利益(經濟學是一門邊際概念學科)幾乎為0,反而每次選舉均要出動龐大機器,邊際成本係不成比例的高,所以今次補選建制投入資源明顯比以前縮皮。增加一席,對建制而言其實是虧本,甚至他們內部可能都不想再搞選舉,「益左建制論」很有可能是泛民亂作理論。關於這一點,本土派缺乏嚴密經濟分析及推廣大眾,令到選民回歸泛民的主因,是一個過失。要再進一步誘發焦土,使其有「正面」效用,我們無法推翻腐敗建制大廟宇,多一席不會對香港大局造成任何影響,可以利用本土派關鍵少數,接近零代價推翻腐敗泛民小廟堂,不單符合經濟利益,道德層面上更為焦土理論添光。好多本土派支持者過不了道德關口,變得消極被動,往後必須大力宣傳打破心魔,焦土論才能發揮威力。

槓桿失衡 -「製造恐懼平衡創造交易條件」

泛民大廈將傾,一木難支,消滅屬長期戰略,敲詐利益是短期戰術。今次新東本土派支持者回吐,讓泛民擁有一個舒服緩衝,結果是什麼也交易不到,非常敗筆。

新東焦土比其他地區重要,因為泛民在這區擁有極大優勢。民建聯工聯會得票沒有增長,中共機器似乎山窮水盡束手無策,投票給方國珊,多為將軍澳中產,雙方票源互換率理論不高。本土派新東焦土政策,就是要大幅縮減兩者差距至危險水平,最理想者應為淨值正負數千票,製造恐怖平衡。泛民喜歡威嚇選民,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勒索他們(比例代表制則為最後一兩個議席,隨時谷大邊緣建制候選人)。要記著,本土派不關心議席花落誰家,焦土過龍是關人隱事,而是撈取短期利益(請參考< <欺詐遊戲>>搶櫈仔遊戲敗退者聯盟的行為)。泛民建制五五波,事先知曉,今次補選揭示三份一本土派支持泛民,等於下次補選要發動兩萬多焦土票平衡局勢。二萬票,是極難完成的任務,但一定要有人開頭,以前溫和激進,泛民本土,統獨爭論都是少數人做起。低投票率有利焦土戰,對於那些溫和泛民,需要散播悲觀無用論調,減低他們的影響力。至於說服催票本土派支持者,還看各位本土KOL的能耐。

我們可以克服含淚投票,將來可以辣手焦土政敵。這是一個考驗,如果連推翻泛民小朝廷一開都過不到,以後不要同我講救港。共勉之。